第四百二十章 痴人说梦

作品:《天行

    十点许,依旧策马游弋在茫茫北荒之,大雪漫天,视野变得极为模糊,只能依靠大地图上的点来确认方向与位置了,寒风刺骨,阵阵冷冽空气从铠甲的缝隙间钻入身体里,没过多久,护腕下都已经垂挂着根根细细的冰棱了。

    我心头咯噔,对了,明月池说过,北方神信使的到来不但带来了场危机,也带来了场严寒,或许越往冷的地方走,就越能找到严寒的由来,最冷的地方,正是北方神信使的所在地呢?

    想到这里,顿时心头亮,策马而去,迎着寒冷的风暴向前挺进。

    ……

    转眼半小时过去,上古寒铁马声长嘶,似乎连它都无法适应眼前的严寒了,冰冷的风吹在脸上像是刀割样,好在我体内不断的涌出缕缕金色斗气流动在身边,那是在龙域里汲取的龙气,有龙气护身,再冷也不至于把我给冻死。

    再往前,团风暴出现在冰原上,旋转不绝。

    到了!

    就在风暴的心处,出现了个骑乘着战马的身影,他身上覆盖着袭湛蓝铠甲,甲胄外围缔结着层层冰霜,看起来整个人就像是被冰雪包裹着样,右手握着杆明晃晃的长枪,长枪尖端以下悬挂着使节的小旗,左手提着盾牌,胯下战马完全就是匹冰马,四肢显得苍劲有力,不断在雪地上不安的踏着蹄子。

    长枪轻轻挥,顿时狂风怒号,没错,就是他了!

    我缓缓靠近,抬手召出天元火刃,在冰寒的狂风,天元火刃的火焰被吹得哗哗作响,仿佛随时都会熄灭样,而就在我接近100码内时,终于看清了他的名字和属性,没找错,就是他,就是这个信使带来了北方的彻寒气流。

    【北方神的信使】(天阶BOSS)

    等级:120

    攻击:12000-16200

    防御:14000

    气血:13500000

    技能:【彻寒连刺】【疾风乱舞】【乾坤掷】【神仆之域】

    介绍:北方神的信使,这些信使原本是些修为不俗的战士,他们生前被北方神屠杀,死后的身躯依旧不得安息,被北方神以魔神之力摄取了灵魂,并灌注以傀儡的魔灵,他们浑身充满了寒冷的气息,这些信使走到哪里,便会将严寒与死亡带到哪里

    ……

    看起来,好像是近战系的BOSS,可以试了!

    确认下,吼血,随后提着破坏者策马而去,直奔这个北方神的信使,只要杀掉他,就能完成明月池给予的任务了。

    “我知道,是你来了!”

    风暴,信使抬头冷冷的看着我,道:“龙域的蝼蚁,你竟然敢个来找到本信使,看来你完全不知道北方的力量,来吧,你将会被冰封、沉睡,化为北方神座下的名铁骑,而你所信仰的龙域,也必将成为莱茵洛特大人的部从!”

    “是吗?”

    我不由笑,直接就冲了过去。

    “找死!”

    北方神信使声低喝,身为天阶BOSS,伸手却敏捷如猿猴样,抖长枪,策动战马就横移拉开了距离,枪尖光芒绽放,缕缕寒冰之刃刺破空气,形成了彻寒连刺技能,覆盖我的位置,瞬间就连续造成了四次伤害效果——

    “7162!”

    “6798!”

    “7192!”

    “8011!”

    这还不算,甚至还有减速效果,瞬间就让我的移动速度至少降低了50%以上,这可不算是什么好事!应对近战系BOSS,我的王牌战术就是三角形战术体系,但如果移速太低的话,这个战术恐怕就有施展不开的可能了。

    “疾风!”

    冰马踏着积雪,瞬间就冲到了我身边,北方神信使猛然抬起右臂,顿时手长枪周围激荡起缕缕寒风与烈焰,极速旋转起来,舞动出个烈焰与寒风混杂的攻击领域,而我的气血更是刷刷刷的掉了3W之多,转眼间就已经50%气血了。

    这伤害力,真恐怖,如果我没有换装和学会吼血的话,根本就没有施展三角形战术体系的机会就被个照面给灭掉了。

    抬手,神圣复苏!

    奶回43%的气血,再灌下个回血散,下刻不由分说的扬起长剑就发动出霜龙摆尾效果,直接就把北方神信使给击飞了,紧接着破障连击爆发,诸刃震飞,再接上个长时间眩晕的飞骑冲锋,套排山倒海打得BOSS没脾气。

    轮输出之后,拽寒铁马的缰绳,撒腿就跑。

    三角形的另个角,天元火刃呼呼带风,浑身缭绕烈焰,在我和北方神信使的脚下洒下片片的火焰雨,持续灼烧下,北方神信使的冰霜战马显得十分烦躁起来,就在距离我还有五码以上距离的颗,北方神信使声暴喝:“敢于反抗北方神大人的人,都要死!”

    “嗤!”

    枪芒片炽红,化为道烈芒凌空贯穿了我的后背,那疼的,简直就像是真的被贯穿身躯样。

    “滴!”

    战斗提示:【北方神信使】使用技能【乾坤掷】对你造成了52788点暴击伤害!

    ……

    暴击?!

    我看得目瞪口呆,边疾行拉开距离,边抬手磕下瓶飞蓬神水,太恐怖了,在这个级别的战斗里似乎连飞蓬神水的加血效果都显得杯水车薪了,这要是再来下,岂不是就可以直接把我秒了,毕竟我就算是吼血,总气血也就不到十万。

    120级天阶BOSS,实力确实不是目前玩家能分庭抗礼的,我这个白鹿城战力第人的属性在他的攻击面前也根本就不堪击啊!

    跑,靠战术击败他!

    段距离后,已然被BOSS黏上,又是顿乱揍,气血掉到64%时,发动灵性转移,“刷”声又拉开段距离,然后拖到了12秒钟霜龙摆尾的CD冷却完毕,再次套排山倒海,这才勉为其难的撑了下来,没有被北方神信使第波攻击就干掉。

    身后,空气被刺破,BOSS的连刺技能又来了,“啪啪啪”的穿透我的战铠,又打掉了大截气血,这种情况下依旧只能依靠天元火刃来输出了。

    就这样,小心翼翼的以三角形战术体系与BOSS周旋,次次的生命值垂危,有几次差点就被BOSS的神仆之域被冻住秒了,好在天元火刃的等级够高,在灵藤之缚成功了几次,顺利挽回了条小命。

    时间点滴的推移,近个小时的时间,北方神信使的气血刷刷直掉,已然只剩下不到15%了,气势也弱了,从之前的不可世变得有些可怜,似乎差点就求饶了,提着长枪四处追杀,边大吼着:“北方神大人不会宽恕你!”

    也就在这时,远方忽地传来了浓烈的马蹄声。

    “笃笃笃~~~”

    雪域之,出现了另支人马。

    三角形战术,最忌讳别人插手,旦有人插手,就算是很弱的人也能打乱节奏,等于是给BOSS机会了,希望是自己人吧。

    我抬头看,隔着雪幕,心头亮,都是红色的名字,是群身穿精悍铠甲的炼狱统领,此外,还有几个身披黑色斗篷,气势惊人的炼狱领主,均是天阶BOSS,盔甲下露出双寒冷的目光,阴恻恻的看着我。

    完了,是炼狱军团的人。

    我禁不住头皮发麻,只要他们干预,我也就只能放弃对北方神信使的猎杀了,甚至有可能会被反猎杀,到那时候就尴尬了。

    ……

    空,道幽光降临,凝聚为道曼妙身影,双纤足踏着战靴,飘然落在雪地上方,踏雪无痕,身的精致软甲,手握柄绝世战弓,双恶魔般美丽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我和北方神信使的战斗,嘴角勾起抹微笑:“哼!”

    是复仇女神,凯米尔!?

    我心头只叫苦,命怎么那么苦啊,迷失平原那么大,我终于找到个信使的时候,却又被凯米尔给碰上了,这也太倒霉了吧!

    完了,这次必死无疑!

    “女神大人!”

    名炼狱领主讪笑着来到凯米尔面前,道:“我们找到了名龙域的小子,他有点眼熟,似乎是参加过通天塔役的龙域甲士,不如,让末将去,保证十招内取他人头回来献给大人!”

    “龙域的甲士?”

    凯米尔双美眸眯成了新月,望向我和北方神信使的方向,慢悠悠的说道:“这里十里雪林,个鬼影都没有,哪儿来的龙域甲士?”

    炼狱领主愣,随后会心笑:“大人说没有,那就没有。”

    ……

    远处谈笑风生,但北方神信使却暴怒了,长枪每次挥动都带起道道彻骨寒流,怒吼道:“复仇女神……凯米尔大人,您不认识北方神的徽记了吗?末将就在这里,请大人施以援手,干掉这让人讨厌的人类小子,救属下命!”

    凯米尔侧着耳朵,装作聆听的样子,道:“你们听见有人说话吗?”

    群炼狱领主齐齐摇头:“没有,大人!”

    “哼,我也没有。”

    凯米尔懒洋洋的提着战弓,缓缓升起身形,道:“返回城堡吧,我倦了,今天的巡弋到此为止。”

    “凯米尔!”

    北方神信使怒吼:“我乃北方神的信使,你敢无视北方神的人?”

    空,凯米尔的身影去不回,却有道飘渺的声音从寒风里传来:“哼,沉睡了几万年的老家伙竟然把手伸到迷失平原来,还想让本王施以援手,简直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