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破风吧,雷霆!

作品:《天行

    “破风吧,雷霆!”

    赦免者骤然拽缰绳,顿时胯下的破风之雷战马浑身都泛起了缕缕雷光纹路,整头战马就好像真正的神兽般,引动了雷霆与风暴,下刻,缕缕狂风出现在大地之上,横扫龙骧骑兵团、黄金骑兵团的作战阵地,顿时那些重骑兵居然被狂风所席卷起来,哀嚎声不绝,风暴极速扭转,将重骑兵从高空扔出,死伤无数。

    “啊……”

    城池下,洛轻衣看着远方的惨象,禁不住双眼涌出泪水,握着粉拳,浑身颤抖:“都是我的过错……他们才会如此被屠杀,都是我……”

    苏拉咬着银牙,抬手道:“鸣金,让他们撤回来!”

    “是,大人!”

    城上,传来了尖锐的击打金石的声音,传遍城外,时间杀出去的骑兵团纷纷后退,深渊地龙咆哮,不断冲撞着人群,深渊魔龙贴地盘旋,不断俯冲下去,利爪横扫人群,将个个重骑兵分尸,而就在退兵的过程,高空之上的赦免者冷笑声:“还想逃之夭夭,可能吗?”

    说着,他猛然收剑,双手十指张,顿时深渊之力涌动,整个北城墙都都在嗡嗡颤抖着,大地之上的碎石、细沙等仿佛受到牵引般,浮动起来,城墙上的玩家个个像是失控样,我急忙剑刺入雉堞之,大声道:“固定住自己!”

    手拉住了苏希然,而苏希然则拉着徐佳澄、漱月鸣筝,其余人效仿,以至于天地仿佛倒悬般,万物都往空去,而我们都变成了悬身于半空,幸好有剑刃刺入石砖,否则已经飞到空去了,但低头看,依旧有无数玩家飞了起来。

    城外,无数巨鹿城的重骑兵也飞起,惨叫声连连。

    ……

    “深渊之力洞察天地奥妙,重力亦掌握于本王手,你们能奈何?!”

    赦免者嘴角浮现笑容,道:“现在,接受惩戒吧!”

    说着,他即将松开手,旦松手,空的数百万玩家,加上城外的数万巨鹿城NPC骑兵都会摔成肉饼,许多人都已经飞到上百米高度了,这掉下来根本没有活命的可能性。

    “靠,怎么会这样啊……”

    林澈有些茫然:“作为玩家,感觉我们完全被NPC戏耍了……”

    山有扶苏紧紧抱着雉堞,脸上也充满了绝望:“感觉我们现在就像是池塘的鱼,等着赦免者这个渔夫来打捞,NND,这种命运不能自己掌握的感觉,我很不喜欢……”

    “谁喜欢啊!”

    远处,煌溪嗷嗷大叫,手里薅着御诗的头发,而御诗则紧紧抱着城墙上断裂的块石头,嗷嗷大喊着:“MD煌溪松手啊,老子快被你薅成秃子了!”

    “松手我就完蛋了,你委屈点啊!”

    “委屈NMB啊,我的长发飘飘啊!”

    众人大喊大叫,而城外的景象却更加吓人,许多重骑兵都面露绝望之色,旦下坠,他们几乎都是必死的。

    城内外,空悬浮着万物,碎岩、兵刃、杂物,就仿佛深海之的悬浮物般,所有人的命运都无法自己掌握,绝望的气氛充满了整个巨鹿城。

    “唰——”

    就在这时,道微光从远方的传送阵传来,那是柄剑,仿佛划破黑暗的缕萤光,剑刃之上立着个绝美少女,袭精致软甲,双臂、香肩上飘动披帛,宛若谛临凡尘的仙子般,她御剑而行,双美眸平静的看着周围,如同凝固的惊涛骇浪叶扁舟样前行。

    万物皆为赦免者所掌握,但偏偏她的出现,打破了这种规则。

    明月池,终于到了!

    斩龙剑如同切开黑暗般,带着明月池的从城池上方飞过,仿佛惊涛骇浪里出现的仙女,泛着叶轻舟,那般的淡然写意,她手握卷金色卷轴,展开,每片竹简上都浮现着密密麻麻的金色古老字,就在飞行,这些字被倒映在了空,如果说赦免者的重力掌握控制着周围的切,形成了个封印的空间,那么此时明月池的出现,就像是个固话的整体被击了弱点,解开封印般。

    当缕缕字在空倒映时,时光仿佛逆流了般,原本在空的玩家、重骑兵们感受不到那种狂躁的失控,而渐渐的开始了回流,重骑兵们缓缓落向了大地,万物归于始初,那种充满空间的狂躁感迅速消失。

    “唰!”

    斩龙剑陡然提速,冲出城池的那刻就像是击穿了层丝帛样,“嗡”声天地间的重力紊乱完全消失。

    “月池大人,您终于来了!”

    洛轻衣喘着粗气,如获新生,俏脸上满是庆幸。

    明月池微微颔首,笑道:“月池来迟步,让郡主受惊了。”

    “不迟,不迟……”

    ……

    “龙语者。”

    空,赦免者骑乘着破风之雷,嘴角带着冷笑,道:“你终于舍得出现了,但击破了我的重力掌握又能如何,连凯米尔都打不过的龙语者,弱得可怜啊,你又如何是本王的对手?”

    明月池仰起颀长白皙的脖颈,看着空的赦免者,淡然笑:“深渊之主,你本该在深渊统治你的方世界,又何必来真实世界搅扰真实世界的规则呢?”

    “深渊,永不沉沦,将会征伐整个真实世界,这里,能者居之,区区的个龙域,有资格掌握这个世界的所有资源吗?”赦免者扬眉道。

    “龙域只是守护天行大陆,从未想过统治天行大陆,你我,不样。”明月池淡然笑道。

    “是吗?”

    赦免者扬起长剑,微微笑道:“那不妨跟本王的哀鸣与战歌讲讲你的这些人生道理好了,看看它们认不认你的大道理!”

    说着,破风之雷猛然声长嘶,宛若化为道闪电般从长空之下俯冲而来,几乎瞬间就冲到了明月池面前,赦免者破风剑直指明月池的双眸之间,“嗤”声破开了虚空,带着淡淡的闪烁雷光,声势没有多惊人,但那种浓烈的杀机却让人胆战心惊。

    明月池手指微微扬,指尖迸发出缕金色剑气,“铿”声就把赦免者这剑震开,同时娇躯晃,破风横移,左手轻轻扬,掐着剑诀隔空驾驭斩龙剑,金色光芒掠而过,与赦免者的另柄长剑碰撞在起。

    “蓬!”

    看似轻描淡写的剑,震荡开的力量却惊人无比,力量爆发点产生出道球体能量领域向四面方推开,城墙前方的大地上的鹿角纷纷被压碎,转眼间就在二人搏杀的战场下方冲击出了个盆地。

    “嘭!”

    又是声沉闷巨响,二人分开,凛冽狂风下,明月池长发飞扬,身后的披帛猎猎作响,斩龙剑护身,悬空而立。

    赦免者双手擎剑,胯下破风之雷发出低低的怒吼声,这匹战马甚至不像是战马,更像是头无比凶猛的战兽,配合赦免者的力量来压制明月池的龙气。

    抬起头,双眸子透着傲然,赦免者道:“本王的缕气息,能吹散你们凡人的攻势,明月池,你以为你的斩龙剑伤得了本王吗?”

    明月池双美目充满淡然的气韵,微微笑道:“试便知。”

    话音未落,明月池轻轻抬手,指尖指,顿时斩龙剑应声而起,“嗤”声化为道金色气浪冲向了赦免者的脑门。

    “呼~~~”

    赦免者故技重施,再次吹出了道深渊气息,气息雷鸣滚滚,看起来十分了得。

    “蓬蓬蓬——”

    斩龙剑刺入深渊气息之后,不断爆发出击穿的声音来,结果大出所料,剑刃刺穿了这道深渊气息,笔直的冲向了赦免者的头颅,而就在哀鸣、战歌两柄魔剑扬起招架的瞬间,斩龙剑“嗤”声在空打了个转,剑刃横扫赦免者的胸前,不断划过魔魂铠甲的表面,留下了道至少寸许的剑痕,甚至隐隐然能看到赦免者的血液迸溅而出。

    “1728331!”

    虽然只是点点血条长度,但依旧是让赦免者受伤了。

    “不可能……”

    赦免者脸震惊,低头看着魔魂铠甲上的沟痕,以及自己的受伤部位,上面浮动着缕缕的金色力量,顿时他眼满是骇然,道:“你……你居然掌握了部分的次元力量?”

    明月池浅浅笑:“巨龙,乃是真实世界里最接近于神的存在,纵然后世的巨龙远远不及祖先神圣巨龙,但我在巨龙的血脉返祖推演,洞悉到些次元力量的皮毛,这很很奇怪吗?”

    赦免者的自信似乎只因为这剑就被打破了,居然在原地动不动,保持着缄默。

    ……

    半晌之后,他猛然抬头。

    “破风吧,雷霆!”

    胯下破风之雷猛然化为缕电芒冲向了空,紧接着挥舞双剑,劈出了无数道剑气从天空不断碾压下来。

    “嗯?”

    明月池娥眉轻蹙,奋然迎向空,缕缕剑气浮现在身周,与赦免者劈出的攻势打在起。

    大地之上,无数深渊地龙再次发动攻势,空的深渊魔龙也肆虐而来,战争还没有停止,只是稍微场观战了会。

    身后,龙啸声连连,龙域的龙骑士来了,至少十多名之多,剑气划破长空,与空的深渊魔龙绞杀在起,地面上也有龙域甲士组成的铁骑冲出城池助战。

    洛轻衣脸欣慰:“龙域军队来了,巨鹿城终于……不至于陷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