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术士

作品:《天行

    “列阵,迎敌!”

    洛轻衣拔出了利剑,直指前方,目光决然:“猎龙弩,预备攻击!”

    城北空地,数万龙骧骑兵列阵以待,夕阳光辉洒落,将士卒们的铠甲、剑刃折射出缕缕耀眼光芒,前排的人群散开,有士兵推出架架的沉重猎龙弩,直指着北方,城池上方,炮火不绝,道道火焰在远方的深渊地龙怪群里爆发,但地龙的鳞甲十分坚厚,只伤不死,依旧怒吼着向前冲击。

    “猎龙弩,瞄准——放!”

    龙骧骑兵团团长穆宇骤然将长剑挥落,顿时排密集的猎龙弩铮铮鸣响起来,绞索发力下,根根闪烁着寒芒的猎龙弩刺透了黄昏的黑暗,弩箭上缕缕铭纹泛起无坚不摧的光辉,下刻,“蓬蓬蓬”的响声不绝,地龙血四溅开来,几乎每道猎龙弩都射入了头深渊地龙的身躯,箭头铿铿的骤然在伤口内张开,锁住了深渊地龙。

    “收索,拖住他们!”

    穆宇又是声令下,四五名士兵起全力扣住扳索,将猎龙弩往回收,顿时固定在地上的猎龙弩弩车吱吱作响,而另头,深渊地龙们也吃痛之下嗷嗷怒吼,奋力挣扎,想要挣脱猎龙弩的禁锢。

    “龙骧铁骑,随我出击!”

    穆宇声低吼,率先冲了出去,身后,群密密麻麻的骑兵紧随其后,大地上烟尘滚滚起来,就在所有玩家的目视之下,龙骧骑兵团的精锐甲士纷纷出击,他们接近深渊地龙的时候就仿佛被水岩分开的水流样两边散开,长剑、战矛、铁枪等出击,狠狠的刺入被猎龙弩拉住的深渊地龙,时间龙血四处迸溅,惨嚎声不绝。

    洛轻衣手握长剑,始终在后方观战,就在龙骧骑兵全面出击的那刻,手掌轻轻摆,道:“黄金骑兵团,从侧翼冲击,彻底击垮深渊军队。”

    “是,郡主!”

    传令兵立于高处,扬起战旗,顿时埋伏在远方的黄金骑兵团开始了冲锋,铁蹄声惊天动地,从侧翼切割深渊地龙的军队,面对强大的深渊生物,那些平凡的人类勇士不畏生死,奋勇冲杀,虽然不断有人被深渊地龙绞杀,但却没有人后退。

    洛轻衣能征善战,确实名不虚传啊!

    ……

    城上,群玩家反而闲了下来。

    “洛轻衣这小妞,好猛啊……”林澈神色凝重,道:“难道她想依靠自己的兵力就把赦免者的军队拒于巨鹿城外吗?”

    “不定。”

    我皱眉道:“恐怕洛轻衣心里也明白,巨鹿城北方城墙几乎已经千疮百孔了,根本承受不住波深渊地龙的冲击,旦城墙全部被破,接下来就是巨鹿城内的基础设施受到破坏,会影响整个巨鹿城的生产能力和军力,她也只是不得已而为之。”

    山有扶苏看了看远方,道:“夕哥,有人出城去杀深渊地龙了,我们呢?”

    “不急。”

    我摇摇头,说:“只是深渊地龙发动进攻了而已,深渊魔龙还在天上盘旋呢,我判断深渊魔龙旦进攻,洛轻衣的城外军队就会溃败,到时候依旧只能守城,咱们不用着急出城,否则可能出去就回不来了。”

    “嗯!”

    如我所料,不到二十分钟后,远方传来了阵阵号角声,呜呜的十分响亮,而原本盘旋在空的十几头深渊魔龙终于忍耐不住了,发出怒吼声,纷纷从空俯冲了下去,这些魔龙曾经都是正宗的龙族血脉,如今在深渊里复活,力量变得更加磅礴,充满了戾气,喉咙间蓄起团魔龙之焰,猛然间掠过龙骧骑兵团、黄金骑兵团的上空,“哗哗哗”的团团龙炎仿佛火柱般的横扫大地!

    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巨鹿城的铁骑都装备了沉重的甲胄、盾牌与战马套甲,堪称是真正的重骑兵,在冲锋就算是遭遇深渊地龙这样的庞然大物也死毫无惧,可是面对来自空的魔龙之焰攻势,却点办法都没有,铠甲、盾牌被烧熔,浑身起火,惨不忍睹。

    “弓箭!弓箭!”

    穆宇大声吼叫,但零碎的箭矢射击根本就没用,就连深渊魔龙的龙鳞都穿透不了,就更别说射杀魔龙了。

    “猎龙弩,瞄准空!”

    洛轻衣策马来到猎龙弩的阵地,咬着银牙。

    架架猎龙弩开始指着空,伴随着铮鸣声,不断射出弩箭,但空高速移动的目标哪儿有那么容易射,第轮射杀全部都落空了,只剩下条条无力的绳索耷拉在满是尸体的大地之上。

    “再来!”

    洛轻衣看着空的深渊魔龙,双美眸快要迸射出怒火来。

    第二轮射杀,终于,长空之上传来声哀鸣,紧接着头庞然大物坠落下来,赫然是头深渊魔龙被射穿了肉翼,但落地之后依旧挣扎,怒吼声对着四周围的士兵就喷出了团团的龙炎,反而烧杀了群人。

    “畜生!”

    洛轻衣策马而去,身躯缓缓沉,斗气爆发,在前方形成了道透明气盾,“嗡嗡嗡”的挡住了炽烈的龙炎,仿佛逆流而上的鱼儿般,笔直的冲到了深渊魔龙的前方,猛然抬手,左右手各柄剑,“嗤”的两道剑芒闪过,连人带马从深渊魔龙的脖颈下方飞掠而过。

    下刻,深渊魔龙声哀鸣,脖颈下方的龙鳞不断迸裂开,两道剑气扫过的伤口龟裂,鲜血狂奔。

    洛轻衣猛然拽缰绳停住身躯,大声道:“苏拉,陨岩!”

    “是!”

    苏拉骤然双手持着法杖悬空,身周灵力旋转爆发,口念念有词,下刻,滚滚压境的乌云猛然被撕裂,枚沉重的陨石从天而降,带着烈焰,居高临下的笔直撞击在那头脖颈受创的深渊魔龙头顶上,“咔嚓”声后,魔龙的颈骨伤痕全面爆发,终于支撑不住了,整颗头颅就这么从脖颈上被陨石给砸得滚落下来,鲜血狂奔,失去头颅的身躯依旧挣扎、扭动,有点惨不忍睹。

    “猎龙弩,装填弩箭,继续攻击!”

    洛轻衣再次下令。

    群士卒受到了战果的鼓舞,脸欣喜的继续装填弩车,忙成团。

    然而,就在这时,忽地空道剑光出现,无比耀眼,炽盛无比的扫过了大地,在猎龙弩的阵地上扫而过,顿时那些士兵,连同猎龙弩起都被蒸发成了飞灰,只剑,至少十几架猎龙弩消失了,同时还有上百名士兵也被杀了。

    “啊……”

    洛轻衣猛然抬头看向空,双美目透着骇然。

    长空之上,人手持双剑,骑乘着破风之雷,目光凛冽的看着洛轻衣,道:“洛宁之女,你让本王十分震怒。”

    说话间,赦免者扬起手臂,从数百米高的空劈下了剑。

    “哧——”

    道寒芒掠过,他的手臂仿佛穿透了时空般,就在洛轻衣面前的数米外,空气猛然被撕裂开来,道涟漪闪烁,赦免者的手臂挥动魔剑从涟漪劈出,带着不可世的力量,剑撕碎空间规则,笔直的劈向了洛轻衣的脖颈。

    洛轻衣措不及防,只能紧咬银牙双手扬剑在空交叉抵挡。

    “铿!”

    火星迸溅开来,深渊之火摧枯拉朽,直接声锐鸣,洛轻衣左手的利剑崩碎成了两段,右手的长剑更是脱手而飞,身躯如遭重击,连人带马向后跌飞出去,口吐鲜血,只是隔空的剑,洛轻衣的血条硬生生的掉了多达18%!

    “你……”

    赦免者骑乘着破风之雷,立于长空之上,双冷冽的眸子里居然涌现出失望之色,道:“连本王的剑都接不住,你如何当得起巨鹿城之主,如何守护夏族的北方边境?既然如此,不如献出城池吧,本王会在深渊里将你复活。”

    “做梦!”

    洛轻衣左手五指张开,虎口迸裂,血液沿着五指点点的流淌,同时,也有道柔和斗气缭绕,卷住了不远处的杆战矛,就在刹那间,洛轻衣娇躯旋,左手斗气裹住战矛直接投掷向了空,破风声不绝,空气仿佛被撕碎般,“唰”道烈芒直接冲到了赦免者面前。

    “哦?”

    赦免者目光阴鸷,轻轻吐出口深渊气息,顿时气息激荡,居然凌空就将飞速而来的战矛给震碎了,缕缕铁屑在空洒落下来,赦免者目光大盛,怒火烧,道:“你的攻击,本王口气息就能吹散,你还不知道自己有多渺小吗?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死吧!”

    他再次抬手,又是无比凌厉的狂躁剑落下!

    “郡主!”

    苏拉飞奔而去,猛然立于洛轻衣面前,双掌在胸前合拢,灵力迸发,周围道道界壁扭曲的光辉,无数咒升腾而起,笼罩着她和洛轻衣两人,下刻,光芒掠过,在苏拉的力量下,两人直接被挪移了出去,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城墙下了。

    “蓬!”

    赦免者落空的剑,在大地上劈出了道盆地。

    ……

    “哦?”

    赦免者眯着眼睛,冷笑道:“术士?不错……但还是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