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野人之战

作品:《天行

    游戏界面右上角,出现了野人进攻的倒计时,还有27分钟,幸好我来得及时,否则就有可能错过这场龙域的主线任务,那样的话,肯定肠子都悔青了。

    目光瞥龙域的战斗序列,城墙上站满了龙域甲士,空有龙骑士盘旋,但唯独看不见沈丘白,整个龙域只有我个玩家参战,由于这是静默版本的剧情推演,所以也没有系统提示,沈丘白或许白天做完任务,而现在正在某个会所……

    算了,关我什么事,他错过是他的事情,我才不说。

    想到这里,居然有些美滋滋。

    ……

    静静的等待了二十多分钟,风雪越来越大,远处的能见度只有百米了,而雪域天池的高度其实也不是很高,数百米而已,相当平坦,骑兵是可以直接从雪原冲上来发动进攻的,这也是明月池坚持将防线前移的原因。

    “咚咚咚~~~”

    茫茫雪幕传来了古老的战鼓声,当我眯着眼睛猛瞧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些野人军团的身影了,他们的衣着十分简陋,裹着兽皮,盾牌则是块块的龟甲、兽骨等,至于兵刃,大部分都是弓箭、兽骨长矛等,就连青铜刀枪剑戟都没有,相当的原始,唯的优势就是野性,个个野人士兵五大三粗,比龙骑士还要壮硕,密密麻麻片,举着盾牌,阴沉沉的接近拱卫龙域的外围城墙。

    “来了!”

    明月池红唇轻启,道:“这战,只能胜,不能败,否则北域谁都会把我们龙域当成软柿子,谁都能来捏下了。”

    众龙骑士纷纷扬起兵刃,齐齐低喝道:“只能胜,不能败!”

    “弓箭,准备!”

    风语扬手,排龙域甲士纷纷剑拔弩张,直指着下方不断靠近的野人军团,龙域的城墙并不高,只有十米的样子,属于弓箭的绝对有效杀伤范围,但也容易被损坏,些高阶的BOSS可以不废吹灰之力的击毁城墙,到那时,就要靠明月池、风语等龙域高阶NPC的出手了。

    手握炎龙剑,我策马游走在城墙上,在距离风语等人大约500米外处防守松懈的地段防御,前方密密麻麻的野人士兵对我而言就是经验值罢了。

    当他们越来越近时,已经能看到属性了——

    【野人士兵】(地级怪物)

    等级:108

    攻击:7400-9650

    防御:3000

    气血:500000

    技能:【盛怒】【血性】【野蛮投掷】

    介绍:野人部落已经在雪岭的北方繁衍生存了上万年,在炼狱军团再次崛起之后,代代的野人王没有选择与人类结盟,相反,他们趁势掠夺人族在北方的家园,数千年间就把生活在北域的夏族子民赶尽杀绝,如今,他们再次到来,挑战夏族在北方的柱石——龙域

    ……

    108级怪物,刚刚好,我现在是104级,越4级杀怪,经验多,难度低!

    想也不想,抬手召出天元火刃,当即就在前方的城墙下洒下了十几片持续燃烧的火焰雨,如今的天元火刃已经成年了,灵术攻击力高达14700-19600,比唐韵、徐佳澄的灵攻还要高,洒出来的火焰雨无比恐怖,就算是现阶段的高阶骑战系玩家也能烧得焦头烂额,更何况是普通怪物。

    时间,踏入天元火刃火焰雨的野人士兵个个嗷嗷惨叫气血,气血刷刷的掉,秒伤达到了1W以上,就算是满血,在火焰雨里烤分钟也就挂了,时间眼前完全就变成了场烧烤盛宴,群野人士兵怒吼着冲到了城墙下,对着上面就是顿凌乱的骨矛投掷!

    大部分的攻击焦点,都是锁定的天元火刃!

    我策马上前,龙炎盾扬起,为天元火刃挡去这轮的投掷伤害,进入防御姿态,时间龙炎盾上“铿铿铿”的满是耀眼的火星接连迸溅,气血则大部分是50-500点之间的伤害,果然,我的防御极高,防御状态下基本可以无视野人军团的远程攻势了,毕竟这些野蛮人的优势也不是投掷和射箭。

    光烧烤,还不够快!

    下个,我直接拽缰绳,驾驭上古寒铁马从城墙上跳了下去,凌空发动战争践踏技能,“蓬”声巨响,上古寒铁马的铁蹄践踏在群野人士兵之,打出密密麻麻的伤害数字,紧接着炎龙剑挥出了追月斩+连刺。

    “大人,你……”

    城墙上,群龙域甲士原本惊诧的想要阻止我,生怕我冲下去送死,结果却发现我在群野人如入无人之境的冲杀,时间都愣了,只得说:“大人,你好强……”

    名龙域甲士的百夫长高举战弓,低喝道:“瞄准他们,放箭!”

    瞬间片箭雨洒落,“噗噗噗”的落在野人群,迸溅出缕缕血花,仿佛雪幕的场杀戮盛宴般,野人们的防御力太弱,身上的兽皮也抵挡不住龙域甲士们的精钢箭,瞬间倒地大片,而我也收割着经验值,经验条肉眼可见的速度上升着,抬手低吼声释放雷神风暴,更是绞杀群野人士兵,下子龙域的甲士们都激动、振奋了起来。

    远方,明月池投来了抹讶然目光,显然没有想到我如今已经成长到这么强的地步了。

    我则边剑刃横扫,边自言自语的遥遥笑道:“怎么样,我这个龙渊守护者不白给吧?”

    谁曾想,她居然相隔五百米都听见了,红唇轻启,声音悠扬的飘入我的耳:“月池知道,你能加入龙域直都是我们龙域的幸运。”

    她聊得太认真,我瞬间不知道怎么答复了,于是也认真的杀起野人来。

    ……

    城下,野人军队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战死刷新掉波,马上又重新填补,并且弓箭手也补上了,不停的从城下往上射箭,力道强大,箭矢虽然制作粗劣,但杀伤力却不弱,转眼间城上就有不少龙域甲士被射伤、射杀了,战损点点的增加起来。

    “铿~~~”

    名龙域将领以战刀格挡开了枚箭矢,目光变得炽盛起来,对空的风语道:“风语统领,动用巨炮攻击吧,他们的阵形如此密集,炮轰下去至少能杀百人,不然的话……兄弟们的死伤会越来越大的。”

    风语美眸横,紧握着冰风霜龙的缰绳,道:“轰什么轰……白鹿城共给我们的火炮也就几十门,炮弹也只有数百发,打完了怎么办,还要不要过日子了,命令城上的士兵坚守,盾牌兵保护好弓箭兵,龙骑士全部待命,不得升空进攻!”

    “是,大人!”

    群龙骑士、龙域甲士虽然不爽,但也只得听命,毕竟风语是龙语者明月池最亲近的部将,她的话几乎就代表了龙语者的意志了,事实上也是这样,龙域的资源匮乏,不可能像是通天塔那样的火炮覆盖攻击,家底薄,也只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我直游弋在城下,剑剑的爆出高额伤害,成片的干掉野人士兵,转眼小时过去,死在我剑下的野人不计其数,经验值也从104级3%升到了19%了,小时就16%,这么恐怖的升级速度也就只有这种主线剧情里可能会有了,而且我也注意到了,野人的经验值比般的104级怪物要高了些,大约30%左右,大约这就是主线剧情加成了。

    “轰轰轰~~~”

    雷神风暴再次在野人群炸开,血肉模糊片,股焦味弥漫,经验值刷刷往上乱窜,而就在雷神风暴肆虐之后,远方雪幕传来了野人阴恻恻的声音:“虚伪的人族骑士居然如此气焰嚣张的屠杀本族勇士,巫者们,发动你们的进攻吧!”

    巫者?

    我皱了皱眉,下意识的扬起了龙炎盾,将自己保护住,就在下刻,“刷刷刷”的个个黑色球体从雪幕被投掷了过来,上面还有条点燃的火线,就在下刻,距离我大约两米之遥的黑球直接炸开,“蓬”声,湛蓝色的魔法力量爆发,直接就炸掉了我15000+气血,浑身剧痛,连人带马后退撞击在城墙上,时间心都寒了,急忙操作天元火刃个灵性转移把自己送上城墙。

    “是野人巫医的毒火弹,小心啊!”

    空,风语咬牙切齿道。

    城下,枚枚毒火弹接连炸开,在雪地上炸出个个深坑,而接近城墙的毒火弹则杀伤力更强,震得城墙嗡嗡颤抖,有的墙体甚至已经被炸得皲裂了,按照这种进度,再来几轮毒火弹的话,恐怕这道刚刚铸成的龙域外墙就要土崩瓦解了。

    “该死!”

    风语扬龙剑,低喝道:“龙骑士,出击,猎杀风雪的野人巫医!”

    群龙骑士冲天而起,俯冲向墙外的敌人,缕缕数十米长的剑气划过大地,将藏身在雪海的野人巫医给分尸了,在龙骑士的强大攻势下,巫医是不可能有什么作为的。

    边操作天元火刃继续撒火焰雨, 我边密切的关注远方,毒火弹的出现导致短时间内不能再轻举妄动了,先观察下再说。

    龙骑士们击得手就立刻返回了,五损伤。

    而就在几分钟后,远方的雪幕传来了个粗犷的声音:“投射战车在哪里,马上推上来,让龙域的这些与巨型飞虫为伍的娘们尝尝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