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新战术走位

作品:《天行

    苏希然组队,把我们几个都拉进了队伍里,道:“丁队你专心跟北风之神打,我们几个这样方便看战斗提示,你有什么想说的也可以直接跟小唯、小暖她们说。”

    “行。”

    ……

    策动上古寒铁马走到了后院的空地上,抬手拔出炎龙剑,对着北风之神就抛去了个切磋挑战的申请,下刻,血红色的大旗在两人之间插下,传说的“插旗决战”,开始了!

    “5!”

    “4!”

    系统开始倒计时,而北风之神则握着匕首,目光带着淡淡的诧然,道:“你直接骑着马,不用坐骑印记状态跟我打吗?”

    “不必了。”

    我微微笑:“骑士打刺客本来就是优势,我再用坐骑印记的话,那未免太欺负人了,而且坐骑印记我是给剑士准备的,不是为了打刺客。”

    “哼!”

    就在读秒结束的瞬间,北风之神的身形闪即逝,进入了潜行状态。

    我本可以直接雷神风暴把他逼出来,但这未免有种用SSS级技能欺负人的感觉,胜之不武,于是禁用了这些S级以上的技能,就用常规技能跟他对决,策马在空地上来回冲刺,炎龙剑不停扫荡在风,试图把北风之神从隐身状态里逼出来。

    刹那间,眼前道火焰光芒绽放!

    “嗤——”

    是凿击技能!

    就在电光火石间,我拽缰绳,带着寒铁马向前冲出了个斜切的走位,头顶上顿时飞起了个大大的MISS字眼,紧接着释放坐骑技能,战争践踏!

    “蓬!”

    北风之神承受了减速效果,脸上带着惊愕,马上开启鬼步舞,速度暴增,贴着我的侧翼就开始飞速走位,想卡住我的视野。

    身形荡,左臂横起,“蓬”声盾击落在了匕首上,震得北风之神连连后退,但就在瞬间,北风之神速度太快,直接脚踹在了马腿上。

    飞脚,击飞成功!

    这套伤害,是必吃的,就在我知道无法躲避飞脚的瞬间,就已经开了斗气护体了,普攻+乱空斩+普攻,连五次伤害!

    “2712!”

    “8762!”

    “4225!”

    “9194!”

    “2671!”

    基本上,除非出暴击,否则北风之神的攻击根本打不动拥有高防御的我,并且没有给他凿击、破甲的机会,就更加打不动了,整套伤害打全了,我却依旧还有30%+的气血,落地瞬间抬手个神圣复苏,再次70%气血了,这套等于白打。

    北风之神有些着急,飞速退后,打算再次潜行。

    这次我却没有给他机会,飞骑冲锋!

    “蓬!”

    预判成功,直接把他的身影从虚空撞飞出来,破障连击爆发,“刷”道白光飞起,直接就把他给秒杀了。

    ……

    “嘘……1:0了。”空无痕深吸口气道。

    沈丘白神色阴沉,对北风之神的落败似乎十分不爽。

    北辰小队里,苏希然轻笑道:“丁队就是丁队,打法稳健到不行。”

    小暖眨了眨眼睛:“别的骑士被北风之神打得欲死欲仙,几乎见面就秒,老大你是怎么做到的,好像完全碾压了北风之神样。”

    我微微笑道:“很简单,跟刺客PK,不能吃凿击,凿击之后他有机会连续破甲三次,你的防御都掉得只剩下半了,骑士的优势就没了,要不吃凿击也不难,这个技能要求正面目标,所以只要个斜切突进的走位就能完美MISS了。”

    山有扶苏颔首:“然也,夕哥理解得透彻,不吃凿击,不让对手破甲的话,刺客打骑士就跟屎壳螂啃粪山样艰难。”

    “这个比喻很到位。”苏希然无语道。

    ……

    第二局。

    “嗤”道烈芒之,我直接被眩晕,这次反应慢了拍,被北风之神被凿击成功了,紧接着就是破甲三次的操作,普攻+背刺+普攻,瞬间气血见底。

    “这下老大危险了。”御诗皱眉道。

    我没有说话,全神贯注的切磋,这次看得真切,就在北风之神飞脚前奏的瞬间,猛然向前突刺出去,MISS掉了这致命的脚,紧接着扬手释放神圣复苏,也不磕血瓶,转身就挥着炎龙剑给他记风神刺,炽白的剑芒十分凛冽。

    北风之神的操作令人惊叹,单匕首架在了炎龙剑上,身躯猛然倒下,整个人几乎背贴着地面从风神刺的光辉下横移了过去,完美MISS掉了这剑,按照PK的规则,只要躲过风神刺的剑芒,就不吃伤害和眩晕,不过,北风之神也未免太艺高胆大了。

    “铿!”

    剑刃下压,直接把北风之神震飞出去。

    下刻,策马追杀过去,利剑与匕首不断碰撞,空地上不断迸射出缕缕火星,两人进入了个缠斗的状态,攻击凶猛却又都有所保留,以至于几乎没有任何击是真正完全命对方的,只是在蹭伤害,北风之神的攻势、走位十分刁钻,匕首几乎随时都在我的脖颈、腋下游弋,这种刺客确实可怕,也难怪绯月骑士团的顶尖骑士在他的攻击下也挡不住个回合。

    上古寒铁马铁蹄震动大地,我手持剑,手驾驭战马,全神贯注的与北风之神拼普攻,两个人都不再释放技能了,面对彼此的精妙走位,有前奏的技能个也不了,反而浪费了时间,就这样,上古寒铁马前蹄、后蹄之间的走位都完全错开了,在空地上踏出个个S形的曲线,这么来就能直保持着正对北风之神,不吃他的任何击背刺。

    “哧~~”

    缕鲜血飞溅而出,个暴血刺客与骑士拼正面,显然只有死路条,在我回血快满的时候,北风之神眼涌动绝望,被剑砍成了白光,原地重生了。

    “这……”

    沈丘白直接从栏杆上站起身来,怒问:“北风,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连输两局?”

    “盟主,我……”

    北风之神的脸上有挫败感,他没有想到自己开局凿击成功了,却依旧输了。

    北辰小队里,苏希然沉默不语。

    御诗剑眉紧锁:“老大这场的走位好强啊……看似在攻,其实是在守,全程都没有给北风之神次背刺的机会,而且是骑乘坐骑完成了整场对局,太强了……”

    小唯檀口微张:“牧宸哥哥用的是矢量S走位战术吗?”

    “不。”

    山有扶苏摇摇头,目光深沉的说:“夕哥这场的走位,跟S走位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小唯看向我:“牧宸哥哥,你这是什么战术?”

    “我也不知道。”

    我提剑骑马,立于空地上,说:“不过扶苏说得没错,这确实不是S走位,S走位是打灵术师、剑士的时候用的,打刺客用笨重的S走位会被背刺虐到死的。”

    苏希然美眸幽幽:“传说的螺旋走位?”

    “也不是。”

    山有扶苏摇头:“曲线角度比螺旋走位大多了,但是守得密不透风,守有攻、攻有守,我靠,夕哥你不会又创造了套战术走位了吧?”

    “我也不知道,刚才只是时间的灵感,再打几次就知道了,等切磋完之后,扶苏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切磋下,我要好好研究下这种走位。”

    “嗯!”

    ……

    第三局,我除了防御技能之外,个技能也不用,硬生生的又把北风之神砍死了,只是过程不太顺利,其有几次走位断裂,节奏被被北风之神被强行破坏了,幸好最终还是赢了。

    第四局,北风之神似乎也掌握到了其的些规则,打断我的走位节奏,连续背刺了两次,于是输了局。

    第五局,又输。

    第六局,还是输了。

    第七局,在战斗感悟、成长,纠正了些走为上的失误与错漏,又把北风之神给砍死了次。

    第局,走位有失误,输了。

    第九局,赢。

    第十局,赢。

    就这样,共切磋了10场,最终打成了6:4,总体上还是胜了北风之神筹。

    “4:6,还能接受。”

    空无痕笑道:“北风,还要继续提升啊!”

    北风之神却脸煞白,看向我的时候,眼的自信不复存在,他自然明白自己实际上是完败了,我杀他根本不需要用技能,如果真的火力全开的话,恐怕最终的结果就是10:0,这个6:4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沈丘白目光冰冷:“北风、无痕,我们走。”

    “走吧。”

    池白神域的人走,空地上就只剩下我们北辰的人了。

    ……

    “扶苏,我们继续?”我笑问。

    “好啊。”

    山有扶苏欣然上场,继续开始切磋。

    这次,换了个对手,压力也不禁就上来了,山有扶苏的刺杀能力稍逊于北风之神,但正面搏杀却绝对胜过北风之神筹,给我造成了明显的压力,而且我不用技能,直用普攻配合战术走位跟扶苏对拼,用心的完善这套骑战走位战术。

    般而言,矢量S走位战术都是步战、坐骑印记形态才能用得出的,而我现在则是骑战,把S走位完全给变化了,变成套介于S战术和螺旋战术之间的走位,大开大合间却对对手保持着种奇妙的向心力,不给对手有任何背刺的机会,可谓是对战刺客的新战术体系了。

    旦完善成熟,别说是扶苏、北风之神,就算是国服第刺客离歌来了,我也有完胜他的把握。

    ……

    直练到了凌晨三点多,山有扶苏道:“累了,睡觉!”

    “好,我也睡觉去了。”

    各自下线,而我洗漱之后躺在床上的时候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刚才走位的变化,以及如何完善的思路,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对新战术的兴致勃勃与幻象之,用林澈的话来说就是“满脑子骚套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