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在水一方

作品:《天行

    【地心岩火枪】(地器)

    攻击:420-550

    敏捷:+78

    体力:+72

    力量:+70

    特效:重创,提升10%的暴击伤害

    附加:提升使用者40%的攻击力

    附加:提升使用者35%的攻击速度

    传记:地心岩火枪,来自于地心熔铁所铸造的火枪,加上热焰弹,堪称无坚不摧,曾流落在些佣兵手,十分震动

    需要等级:78

    ……

    地器火枪,这还是第次见到,攻击力、攻击速度都十分爆炸,我抬手把它扔给了王劲海,顿时王劲海狂喜不已,笑道:“太好了,终于有真正的神兵利器了,老大,你可真想嘬你口!”

    我嘴角抽搐了下:“别啊,我是名骑士,宁折不弯。”

    苏希然扑哧笑:“就是啊,别都学澄澄了,表达喜欢的方式就是嘬丁队口。”

    徐佳澄俏脸微红:“我……我有吗?”

    “哼,口红印我都看见啦!”

    “哎哟,巨口鬼卒攻上来了,老大快挡住!”

    破损严重的窗外不断有岩石剥落,露出下方斑驳古老岩石的模样,这座通天塔筑起多年,似乎还是第次遭遇到这么猛烈的攻击,外墙上密密麻麻的巨口鬼卒和雷电魔在攀爬墙壁,怪物堆积成山,群深渊骑士提剑冲了上来,发动猛攻,又是次对接近地面的几层防御的巨大考验。

    “小心了!”

    我冷静应对,就在名深渊骑士极速冲来的瞬间,也发动了飞骑冲锋技能,“嘭”声撞击在起,力量上毫不逊色,直接把这名骑士给撞晕了,与此同时启动霜龙摆尾技能,声巨响,预判攻击成功,把擦肩而过的名深渊骑士给击飞了,同时个挑衅技能丢过去,牢牢的拉住仇恨。

    时间,两名深渊骑士,五个巨口鬼卒围着我打,转眼间就把聚魂护盾撕碎了,飞速斗气护体防御,同时驾驭雪豹踏出冰霜旋风技能,造成了密集伤害,开始标记,配合林澈、徐佳澄个个的点杀掉冲进来的高级怪,苏希然则飞快的加血,王劲海手火枪不断射击、后坐力后扬,但攻击速度飞快,枪枪的点杀,输出甚至比林澈还要高出了少许,只比徐佳澄略逊筹。

    张伟声咆哮,冲向了窗口,但还没来得及发动任何技能,就被名深渊骑士轰然突进撞击,“蓬”声撞击在墙壁上,双重撞击,实现定墙效果,造成了长达2.5秒钟的眩晕时间!

    “伟哥,你这是在做什么?”我边杀怪,边笑着在队伍频道里问道。

    张伟沉吟声,说:“我本来打算用降龙击把它给定在原地,然后S走位到它身后,再用金刚之触技能把它打退撞墙眩晕的,然后跟上套火云掌和飞火连击,等它醒了之后追加套无影脚二次眩晕,整套下来它非掉半血不可。”

    我头顶上满是黑线:“是么?”

    林澈哈哈笑:“满脑子骚操作,结果刚走出第步就被怪物定墙了。”

    苏希然、徐佳澄也笑得花枝乱颤。

    我则指挥道:“伟哥堵住口子,不要再让巨口鬼卒涌进来了,不然我们有点承受不了。”

    “嗯嗯!”

    ……

    番血战,终于把闯入口子的怪物全部砍翻,随后迅速来到破损严重的外窗,纵身跃落在边缘,看着外面漫山遍野的炼狱军团怪物不禁心底深处感受到缕寒意,太多了,加上远方震撼大地的炮击蘑菇云依次升起,场空前的大战就在眼前上演着。

    北境之战版本界面里,通天塔辖地内协防的玩家数量已经越来越少了,开始有接近两千万,现在却只有五百万不到了,大部分玩家都战死在了通天塔外,根本就连进都没有进得来,就算是此刻,依旧还有大次级主城的小股玩家在通天塔外冲击炼狱军团,但却被个个的分割,宛若汪洋大海的孤岛样,最终还是被淹没了。

    怪物越杀越多,到了凌晨1点的时候,依旧还有络绎不绝的怪物在通天塔的四面城墙外狂攻,而空的复仇女神也次次的射出箭矢,把北墙打得千疮百孔,通天塔东方,白鹿铁骑的身影越来越少,已经完全无法抵挡炼狱军团的进攻了。

    “看来,今晚要熬夜打了。”

    苏希然美目如水,说:“凌晨1点依旧感觉这场攻城还绵绵无期呢!”

    我点点头:“全国战区性质的次守城战,肯定跟缧河之战有区别,或许不仅仅是熬夜,战火烧到明天白天也说不定,总之,大家做好持久战的心理准备就是了。”

    “那……夜宵呢?”张伟讶然。

    苏希然扑哧笑:“别想着夜宵了,连明天早饭都成问题,只要我们退,这些怪物就冲进通天塔,到时候上线就被包围了。”

    “嗯。”

    我颔首:“养兵千日用兵时,平日里我们个个好吃好喝的,今天是为工作室做贡献的时候了,我们的口号是不吃饭、不睡觉,玩命杀怪有节操。”

    “口号又变了啊……”苏希然无语。

    “深渊骑士又攻上来了,小心!”

    “嗯!”

    转眼间,十几名深渊骑士踏着巨口鬼卒的尸堆冲上了二层,挥舞利刃开始乱砍气,跟我们并排守御的玩家方阵有不少都节节败退了,个个深渊骑士就像是利剑般劈波斩浪,在人海如入无人之境,玩家的战损的速度马上飞快剧增着。

    不过,更多的玩家则开始享受收获经验、积分的过程,特别是些大型公会,十分有组织,防线坚固无比,深渊骑士冲不下来,个玩家都杀不掉,反而自己成了玩家的积分。

    “丁队,那边失守了。”

    苏希然忽地伸手指西边大约百码外,在那里,七个深渊骑士挥舞利刃,将最后的几个玩家砍杀光,而后方零零散散的玩家根本不敢上,必须增援了。

    看了眼正下方,没有深渊骑士,只有巨口鬼卒在往上攀爬,于是说道:“我和澄澄过去增援,其余人留下继续守在这里,注意保护好希然,希然在我们才能继续打,希然不在我们就完了。”

    “放心吧。”林澈点点头。

    我马上擎起炎龙剑,带着徐佳澄冲了过去,遥遥的剑追月斩落在深渊骑士群,眩晕了近三分之,徐佳澄随后连续两个龙陨术,配合我的输出迅速收割了三个半血深渊骑士,让原本节节败退的玩家稳住了阵脚,而就在这时,又有几个人从西边的阵地赶来,最前方的赫然是个大美女,身地器、紫金器混合装备,手握火焰缭绕的利剑,双美目清澈迷人。

    【在水方】(大地骑士)

    等级:78

    所属小队:古剑魂梦

    ……

    是古剑的美女盟主,何艺。

    “看来我们来迟了。”

    何艺看着地的深渊骑士尸体,微微笑道:“巨鹿城的天选组已经先过来了,传说的夕掌门收割速度好快啊!”

    我看了看这位十分传奇的女性玩家,她是古剑的盟主,麾下有李承风、鬼谷子、北冥雪以及日月星尘四大主力玩家,是主宰天纵沉浮的人物,如今居然在游戏里见到真人了,十分难得,于是笑了笑,说:“何艺,幸会。”

    她抿了抿红唇:“丁牧宸,你好。”

    我没有否认。

    相反,跟在何艺身后的个美女弓箭手嘴角勾了勾,露出抹挑衅的笑容:“哼,丁牧宸,我们又见面了!”

    她袭蓝白相间的漂亮皮甲,将凹凸有致的身段勾勒得览无遗,手握柄地器战弓,身后袭披风飞扬,显得英姿飒爽,年前,就在黄金联赛上,我用“牧马冲锋流”击败了这位国服第弓箭手,看来她依旧耿耿于怀。

    “北冥雪,你好啊!”我笑着打招呼。

    北冥雪摸了摸琼鼻,伸手不打笑脸人:“好……有时间再较量下。”

    “我们老大没空。”

    徐佳澄提着法杖走到我身边,脚踏出灵语盾,浑身灵性光辉缭绕,也露出了抹绝美的挑衅笑容,道:“你只能跟我切磋了。”

    “小糯米……”

    北冥雪眯起美目:“天选组第也是唯的灵术师?”

    “咳咳~~”

    何艺咳了咳,道:“小北冥,我们不是来打架的,别搞事情,而且天选组又不是我们的敌人!”

    说着,她微微笑:“夕掌门,这个窗口你们要守吗?”

    “不了。”

    我摇摇头:“我们已经有个被打得快要裂开的窗口要守了,而且天选组只有几个人,无力承担更多的防线,只是看到这里快要被深渊骑士攻破了,所以过来帮忙。”

    “这样啊。”

    她颔首道:“既然如此,我留下群人守这里,你们返回原来的防线吧,幸苦啦!”

    “应该的。”

    就在这时,阵马蹄声,个身穿乌黑甲胄的骑士飞奔而来,手握盾牌和长枪,大声道:“老大老大,我跟小北冥守这块吧!”

    说着,他抬头看见了我,顿时双眸透着炽烈的战意,笑道:“我说是谁,原来是今夕何夕在这里。”

    这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古剑第骑士,鬼谷子,个被誉为如今国服第骑士的人,不过,他的传说正在被我慢慢打破,所以似乎十分不服的样子。

    鬼谷子扬眉,道:“今夕何夕,听说你已经万战了。”

    “是的。”

    我颔首:“你多少战力?”

    “千七。”

    “哦……”我沉吟声,笑道:“知道了,我们走了,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鬼谷子哑然:“什么都不表示,光是笑,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咳了咳:“很简单,我万战了,跟你打就是欺负你,等竞技场开了,我们自然有大把切磋的机会,放心吧。”

    北冥雪也笑着说:“就是啊小鬼哥哥,我也不建议你在这里跟丁牧宸决斗,来现在是守城时间,不是时候,二来……”

    “二来什么?”鬼谷子咧嘴。

    “二来万输了,怎么办,多丢人啊?”

    鬼谷子欲哭无泪:“难道我在你心里的实力就这么点点吗?小北冥你摸着良心说,你小鬼哥哥的实力怎么样?”

    “是这样的。”

    北冥雪伸出了根小拇指。

    “靠~~~”

    这时,何艺微微笑:“好了丁牧宸,你们返回防区吧,不然的话,我可约束不住这群野马样的成员了。”

    我点点头:“再会啦,起努力,守住通天塔。”

    “嗯,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