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新生龙语者

作品:《天行

    “嗡!”

    两片唇依旧贴在起的瞬间,忽地我整个人如遭雷击,脑海里瞬间片空白,整个人就僵直住了,脑海里无数画面掠过,有长空坠落的神剑光辉,也有魔头掀起的炎浪,焚山煮海,肆虐在苍生头顶,更看见了两个孑立的身姿。

    过往种种,前世今生。

    明月池的记忆仿佛过电样在我的脑海里“唰”下飞梭而过,随后飞速淡忘,转眼间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看到她睁大双绝美的眸子,就这样笔直的看着我,双眸尘不染,清灵剔透。

    她醒了。

    ……

    我这才后怕起来,悄然把明月池推出怀,剑眉紧锁,大义凛然、身正气的说道:“这位姑娘!你刚才呼吸停止、心律不齐,我只是在给你做人工呼吸而已。”

    “……”

    明月池双美眸静静的看着我,紧接着又看向了冰川下正在被屠杀的众龙骑士,瞬间,她的眸子里有淡淡流光般的冰色符号转动,曼妙身姿缓缓凌空,手抓住了我的脑后铠甲,纵身而起飞临空,重重的扔。

    “蓬——”

    雪花飞扬,我直接以“大”字形躺在了雪域天池的雪地之上,而前方不远处,风语跪坐在地上,浑身鲜血,夏皇正缓缓的扬起了利剑。

    “你……”

    缕压抑不住的忿怒从明月池的双眸迸发而出,身形直接俯冲而下直奔夏皇,右手后扬,缕缕光辉凝聚,“嗤”声召来了停留在半空与冰晶凝结在起的斩龙剑,“铿”的声,冰晶尽数破碎,斩龙剑出鞘,透着绝世的风华。

    “沉睡之人!”

    夏皇陆山河的双眸透着杀机,金色长剑骤然化为道烈芒就迎向了明月池,下刻,龙吟声不绝,明月池风华绝代的剑直接撕开了对手的锐利剑芒,剑光轻轻点就在夏皇的胸甲上破开了道口子,鲜血迸溅而出!

    “陛下!”

    群圣将、圣殿骑士怒吼,提剑飞掠而来。

    ……

    明月池玉足临空悬停,白色披帛凌空摇曳,宛若女神降临般,手握斩龙剑,双妙目看着雪域天池上各处被缠斗、重创的龙骑士、巨龙,顿时漂亮脸蛋微微有些苍白,双眸的怒火点点的迸发而出,下刻,“唰”声消失在风。

    “哧——”

    名正即将把长矛刺入龙骑士夏川胸口的圣殿骑士猛然后退飞出,脖颈上的头颅轻轻歪,鲜血狂涌,身首异处。

    数百米外,三名围攻条金龙的圣将骤然吐血后退,空间扭曲,氤氲出明月池风华绝代的身姿,斩龙剑周围席卷着缕缕银龙光辉,只剑就把三名圣将震得吐血受伤,逃之夭夭。

    “轰!”

    双修长而曼妙的雪腿缭绕着无比神圣的力量,明月池骤然降临方战场,脚下瞬间成了凹陷下去的盆地,将五名圣殿骑士连人带马震飞出去,斩龙剑轻描淡写的扫而过,顿时凌厉剑气爆发,五名圣殿骑士瞬间化为团团爆开的血雾。

    “咝咝~~~”

    血雾缓缓渗入冰雪之,明月池双玉足轻轻落在雪地上,脚尖轻轻点地,张无瑕疵的绝美脸蛋透着无比的平静,双眸如星,头顶上轻柔的团发髻,显得雍容而雅致,长发轻扬,双美眸看着前方的夏皇等人,淡淡道:“你们想毁灭龙域,唯的路,是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

    “传说……原来是真的……”

    夏皇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口的伤泊泊流血,身周,群圣将、圣殿骑士长级别的NPC护卫着,此外,白鹿铁骑的精锐战将们去而复返。

    林星楚翻身下马,提着长剑,双眸子盯着明月池,轻声道:“传说……确实是真的,龙语者传人沉睡了万年,终于苏醒了……”

    说着,林星楚俏然走上前,身戎装,躬身行了个礼,道:“我是白鹿城的主人,林星楚,请问你是否为龙语者冰兰的传人?”

    “我是明月池,明家后人,亦为这代的龙语者。”

    明月池双美眸如同清澈湖水,静静道:“你们……你们后世的人居然还记得师父的名字?”

    “自然。”

    “既然这样,为何大军压境,攻杀我龙域人?”

    明月池俏脸寒,透着淡淡的杀气,道:“你们难道就不惧怕因果报复,就不怕古老的龙族有天会归来,将你们赶尽杀绝吗?”

    “我们……”

    林星楚咬着银牙,道:“这其有许多误会,请龙语者大人谅解,我们……”

    “不必多说了!”

    夏皇的脸色渐渐变得狰狞起来,声音冷冽道:“个沉睡了万年的龙语者,有何足惧?圣殿骑士们,听朕号令,斩杀明月池者,位列夏朝帝国三公!”

    “陛下!”

    林星楚脸无奈,声音提高了不少。

    “住口!”

    夏皇脸漠然:“星楚公,你疲倦了,下去吧。”

    “陛下,臣……”

    “下去!”

    ……

    夏皇手掌轻轻挥,道:“圣殿骑士们,你们还在等什么?给朕……开始攻杀!”

    明月池娥眉轻蹙,双美眸透着淡淡杀气:“夏族的皇者,既然你意孤行,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圣殿……哼,件兵器罢了,有什么可怕。”

    “杀!”

    群圣殿骑士策动战马向前冲杀而去,个个将身躯压低,长剑突起,化为道剑光向前冲突而去,成千上万,这样规模的冲锋难得见,而且只为冲锋人,顿时整个雪域天池都轰隆隆的颤抖起来,群受创极重的龙骑士都骇然了。

    “月池大人!”

    风语扶着香肩上的伤口,咬着银牙喊了声。

    明月池回眸看了她眼,道:“龙骑将,你带着大家后撤,这里交给我。”

    “是,大人!”

    风语摆手,带着群残血的龙骑士、巨龙后退,而我重新召出雪豹,远远的看着。

    ……

    铁骑猛冲,惊天动地。

    明月池仙姿绰约的身躯宛若惊天波澜的片落叶般,左手玉指轻轻张开,缕缕龙气缭绕,缕为圣白龙,缕为银龙,缕为金龙,缕为霜龙,缕为火龙,正是源自于上古时代五大祖龙的力量,下刻,她雪腻的手掌轻轻翻,顿时身周大地上咆哮出惊人的龙气风暴。

    “轰轰轰~~~~”

    天昏地暗,道道骇人的风暴席卷而出,将圣殿骑士们连人带马掀飞,同时缕缕锐芒卷动而起,如同剑意般,转眼间就把数百名圣殿骑士变成堆残肢断体。

    “嗡!”

    斩龙剑上跳跃出缕缕光芒,炽烈无比,明月池轻轻挥之下,顿时化为头冰龙光影横冲而出,“嗤”声透过虚空,丝丝白色寒烟飘摇,将数十名圣殿骑士化为了尊尊冰雕,伴随着强大的冲击力,瞬间全部碎裂开来。

    圣殿骑士长陆洪红了眼,长剑爆发出道雷芒,低吼道:“妖女,别想再杀我兄弟!”

    明月池秀眉轻蹙,五指轻轻张,龙气迸发,“嘭”的张轰得前方空间褶皱起来,陆洪首当其冲,整个人像是撞在了堵墙壁上,“蓬”声鲜血猛吐,身周的护身罡气不断崩碎,紧接着连人带马倒飞了出去,只掌就遭到了重创。

    其余的圣殿骑士,个个都露出了骇异之色,几乎都不敢前行了。

    “混账!”

    夏皇摆手,低喝道:“猎龙弩!”

    “是,陛下!”

    连排猎龙弩直指明月池,下刻“嗤嗤嗤”的洞穿了空气,化为道道烈芒射向了这位新生的龙语者。

    明月池秀眉轻轻皱,俏然玉足悬停寒风,猛然将斩龙剑横在胸前,下刻股强大力道涌动起来,斩龙剑不断飞旋,化为道屏障出现在前方,“铿铿铿”的将根根力道十足的猎龙弩震飞,看得众人目瞪口呆,以人力对抗猎龙弩,明月池的实力未免太恐怖了。

    “火炮,瞄准她!”

    夏皇咬着牙齿,脸上充满了狂怒与杀机,明月池的出现,让他覆灭龙域的全盘计划直接就被打碎了,如果今天夏族的军队不能打败明月池,那么今天所做的切都会功亏篑。

    “吱吱~~~”

    架架沉重的火炮被推在冰层上,而空的飞舟也倾斜角度,以炮口瞄准了雪域天池上的明月池,大战触即发。

    ……

    林星楚袭战袍,风姿绰约,手握宝剑,沉默不语。

    后方,列列人马赶到,是通天塔的府军,殿帅洛宁在众战将的簇拥下来到了雪域天池,看着远方的战况,看着地面上具具面目全非的龙骑士、巨龙的尸体,洛宁禁不住眼圈红,身躯微微颤抖,道:“切,都迟了……”

    但,就在目光触及明月池的身影的那刻,洛帅忽地眼神亮了起来,震撼不已,喃喃道:“那是……斩龙剑?莫非龙语者再次降临天行大陆了……”

    就在这时,雪域天池北方的边缘忽地“轰”声巨响,是块支撑天池的冰川巨岩忽然承受不住攻势而倒塌了下去,但就在巨岩倒塌下去不久,个个密密麻麻的身影冲上了雪域天池,赫然是群巨口鬼卒,发出嘶吼声。

    “肮脏的死亡傀儡!”洛宁拔剑。

    林星楚则大声道:“陛下,不能再打了,炼狱军团已经到了!”

    夏皇目光炽盛:“无须再言,今天明月池触怒王威,必须以死谢罪!”

    “嗡~~~”

    斩龙剑轻轻指夏皇,周围龙气缭绕,明月池淡淡道:“你的王威,在我看来不值!”

    “找死!”

    就在夏皇即将传令开炮的瞬间,忽地天际飞来缕紫色霞光,燃亮了整个天穹,下刻,“噗嗤”声,飞翔在半空的头火龙直接呜咽声被射穿了腹部,身躯点点的崩裂开来,宛若被碾碎的古老岩石般,轰然掉落在地。

    “那是什么……”

    林星楚咬着银牙:“竟能击之力斩杀头成年的巨龙?”

    名苍老的圣殿骑士长提着宝剑,冷笑道:“不管是什么,都对我们有利,给我冲,斩杀明月池,踏平龙域!”

    战马声长嘶,带着老圣殿骑士冲了出去。

    下刻,又是道炽盛霞光从天而降,“蓬”声,强大的圣殿骑士长连人带马都被穿透,身躯化为碎裂岩石洒落地,而在他的身后,赫然是道紫色的箭矢穿透了冰层。

    ……

    乌云滚滚,宛若死神压境般,就在云层之下,个妖娆的身姿踏着滚滚血云而来,黑黝黝的精致皮甲裹着凹凸有致的身段,胸前双雪白波澜被皮甲绣边勾勒出惊人的弧线,双修长圆润的雪腿踏着战靴,踩着字步走来,手提着柄流光转动的战弓,浑身都被紫色雷电缭绕着,雷光,双绝世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大地上的众人,嘴角轻轻扬,笑道:“群蝼蚁,你们感受到复仇的力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