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壮烈献吻

作品:《天行

    “杀!”

    群圣殿骑士飞扑而来,长剑之上斗气缭绕,杀气腾腾。

    轻轻摆炎龙剑,我和风语几乎并肩起杀上前,与群圣殿骑士杀在起了,顿时缕缕剑气碰撞之下,不到三秒钟20层聚魂护盾就破碎了,急忙开启斗气护体,抬手神圣复苏奶口自己,回血散持续使用,提着炎龙剑与群圣殿骑士死战不退。

    ……

    “轰轰轰~~~”

    炮击声,缕缕冰层深处的铭纹被磨灭为消散的金色光辉,龙渊的大门已经快要被强行叩开了,也就在这刻,忽地声巨龙怒吼,从龙渊飞起了头成年金龙,张口团龙息就将艘飞舟给烧熔了,煽动肉翼,飞速扑向了另艘飞舟。

    “弩箭!”

    夏皇声令下。

    大地之上,密密麻麻的白鹿铁骑飞速张弓搭箭,下刻弓弦响声不绝,把这头金龙的腹部射得宛若刺猬样,紧接着夏皇腾空而起,剑光闪而过,“噗嗤”声,那可怜的金龙顿时身首异处,很可惜,龙域又折损了头龙,让人心疼。

    “陛下神武!”

    “陛下神武!”

    群白鹿铁骑纷纷扬起战弓,激昂的大喊着。

    林星楚的俏脸微微苍白,脸色十分难看,虽然白鹿铁骑是她手训练出来的,但此时,这些白鹿铁骑已然是更倾向倒下夏皇的方。

    声叹息,林星楚拨转马头:“臣倦了,稍作休息。”

    数十名白鹿铁骑战将眉头紧锁,跟着林星楚后退而去。

    “哼!”

    夏皇冷哼声:“继续进攻,攻破龙域结界!”

    ……

    此时,夜幕降临,白鹿铁骑纷纷举起火把,加上炮火的光辉,照得雪域天池上犹如白昼般。

    个个圣殿骑士、白鹿铁骑被炎龙剑收割,虽然心情比较沉重,不过……积分榜上倒是依旧高高在上,只是可惜,任务注定失败,奖励也是场空了。

    “守护龙域!”

    在风语、灵羽两个龙骑将的带领下,众人纷纷杀到了龙域前方。

    而密密麻麻的圣殿骑士也迎头攻击,个个脸上满是震怒:“竟然让我们圣殿折损那么多的勇士,杀光他们,这仇恨,不共戴天!”

    “圣将何在?”

    夏皇目光睥睨,道:“太慢了,朕要半个时辰内看到风语的人头摆在面前!”

    顿时,夏皇带来的另外支军队——禁军的人群个个矫健身影飞掠而出,都是圣将,准BOSS级的NPC,实力很强。

    终于,龙域力量完全被碾压,节节败退,被强行打得路推向北方。

    “蓬!”

    缕劲风落地,夏皇居然亲自动手了,同样是天阶BOSS,看不到等级,但实力估计比起林星楚、洛宁都要强了不少。

    “受死!”

    金色长剑震碎空气,笔直的劈向了风语的脖颈。

    “嗯?”

    风语咬银牙,招架了剑,但却被震得顺着雪地飞退,长剑轻轻摆,金光绽放,低喝道:“吃我剑金龙击!”

    顿时“嗤”声利剑刺穿了空气,剑身周围缭绕着条金色巨龙的形象,有撕裂苍穹的力量涌动,轰然在空爆开,空间疯狂扭曲,似乎连时空都被撕碎了样,而夏皇巍然而立,身周斗气迸发,不断抗衡金龙击的剑芒入侵,宛若战神般。

    “雕虫小技。”

    夏皇掠而过,只是冲之间就来到了风语面前,掌心扬起印在了风语的腹部,顿时掌就击破了风语的护身斗气,鲜血直喷,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样落向了远方的雪地,在空留下了道道血雨,说不出的惨淡。

    灵羽大惊:“风语大人!”

    夏皇暴喝,剑轰得灵羽连人带龙滚翻了出去,狼狈不堪。

    此时,夏皇出手了,整个龙域再无人能对抗他的力量。

    ……

    “沙沙……”

    坐骑印记形态下,我缓缓的站在了风语的面前,身形缓缓低沉,右手紧握炎龙剑,左手则死死的扣紧紫晶冰魄盾,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夏皇浑身密布着强横的斗气气流,步步走来,目光带着无比的轻蔑,冷笑道:“你是异世界降临的冒险者,是我夏族的血脉,原本应该助我消灭龙域余孽,为什么会选择助纣为虐呢?”

    我静静的看着他:“因为你仅仅只是个暴君而已……”

    “是吗?”

    夏皇猛然双手擎剑,金色巨剑化为道尖锐的陀螺破风而来,低吼道:“那你也起去死吧,多你个不多!”

    我急忙下沉身躯,发动防御技能,盾牌上提,整个人都缩成了团!

    “蓬!”

    左臂说不出的剧痛,金色剑芒直接打穿了紫晶冰魄盾落在我身上,实在是太疼了,同时战斗界面里也出现了行提示——

    “滴!”

    战斗提示:你被【夏皇】(天阶BOSS)发动的技能【皇绝螺旋破】(SS级)所攻击,损失31278点气血(18971点为聚魂护盾抵挡效果)!

    这螺旋破太强了,仿佛是从地底钻出的道流星般打在身上,下子就把我震得飞了起来,身躯凌空不受控制。

    “刷!”

    夏皇纵身而起,嘴角带着残忍笑容:“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战靴骤然迸发出缕缕金色斗气,夏皇的实力绝对比风语、灵羽要高出了个层次,我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能死在这种级别的BOSS攻击下,是不是很有面子,恐怕放眼全服务器,能像我这种跟个服务器的皇帝交锋的,就只有我个了!

    神圣复苏!

    “+8496!”

    同时再灌下瓶吻兰水!

    “+7000!”

    气血瞬间回满,斗气护体+荣耀盾甲起开启,飞速激活冰魄特技,加上层临时护盾,同时身躯缩,再次在空作出了防御姿态,迎接夏皇这暴烈无比的脚。

    “蓬!”

    夏皇脸上的青筋都快要暴出来了,重重脚踹在了紫晶冰魄盾上,这脚势大力沉,给我种紫晶冰魄盾跟左臂起被踹碎的错觉,整个人更仿佛是枚炮弹样飞了出去!

    “10828!”

    这脚太痛了,身躯都仿佛被撕裂了,耳边风声呼啸,就在我回头眯着眼看时,却发现在月光下,座冰川正在缓缓开启,而我就如同炮弹样的砸向了冰川心处的冰晶,甚至已经隐隐的能看到躺在冰晶的明月池那风华绝代的容颜了。

    “蓬——”

    声巨响,天崩地裂,由于是头部先接触冰晶,顿时头都歪了,甚至能听到“咔嚓”声颈骨错位的声音,顿时又9000+伤害在脑门上跳出,我已经完全变成了残血,并且居然撞碎了明月池沉睡的冰晶,就在堆碎裂的冰晶之,脑袋嗡嗡的片空白,更好枕在了明月池平坦的小腹之上,时间,脑后竟然感受到了片温热、柔软。

    这……她真的没死?

    我讶然,但痛得浑身不能动弹,夏皇的攻击似乎有虚弱效果,特别在我变成残血之后,几乎浑身都动惮不得了。

    ……

    “你……你毁了圣坛!”

    名龙骑士愤怒的看着我。

    风语口吐鲜血,双美眸也看了过来,脸上满是震惊。

    下刻,群圣殿骑士虎入羊群般的冲杀而去,剑气迸发,不断的杀伤着龙骑士和巨龙,哀嚎声响彻天地,龙域,最后的点血脉也要断绝了。

    夏皇,步步的走向风语,脸上充满杀机:“这次,谁能救你?”

    我急了,个神圣复苏恢复了39%的气血之后,翻身而起,在片冰晶碎片抱起了明月池的娇躯放在腿上,大声道:“龙域都要灭了,你还要睡吗?!”

    她神色如常,长长的睫毛动不动,而身旁,斩龙剑在月光下熠熠生辉,如往昔。

    “主人,她在沉睡。”

    精灵女官飞起,坐在我的肩膀上,审慎的看着明月池的绝美容颜,道:“这个大姐姐好厉害,灵儿感受到她的恐怖力量了……不过主人,她的精神似乎被封印了,你必须通过些方法才能让她从沉睡的封印醒来才行。”

    “什么方法?”

    “灵儿也不知道。”

    “这……”

    我颤巍巍的抬起手,掐了掐明月池的人,入手片雪腻,但她却依旧沉睡着。

    “风语都快要战死了!”

    我紧紧握着她的香肩,用力晃了晃:“难道你想眼睁睁的看着她战死!?什么都不做吗?”

    明月池睡容如昔,成不变。

    肩膀上,灵儿秀眉轻蹙,道:“主人,灵儿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现实世界里不是有个睡美人的传说吗?主人不妨吻她下,或许能促成她的苏醒,虽然这个办法不是很好,但可以试试。”

    我嘴角抽搐了下:“她……她可是龙语者冰兰的弟子、下任龙语者啊,你确定我吻醒她之后,她不会杀了我吗?”

    “最多掉级,主人怕什么?”

    灵儿副很洒脱的样子,在我的肩膀上翘起了二郎腿,雪腿滑腻,说不出的美感。

    ……

    “吻……还是不吻?”

    我咬紧了牙关,道:“妈的,这可是老子的初吻啊,居然在游戏里付出了?风语要被杀了,不管了,哪怕是被她干掉也要试试!”

    说着,以壮士断腕的气势奋然吻了下去,顿时双唇触碰下,明月池柔软芳唇仿佛融化了样,就在下刻,她的贝齿轻轻叩开,紧接着,长长的睫毛跳动了下,下秒,“唰”的睁开眼,双尘不染的绝美眸子带着丝疑惑看着我的眼睛,而两人的唇依旧还吻在起。

    靠,真的奏效了?

    我惊喜不已,那么接下来,就等死好了。

    PS:晚上12点,继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