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开幕少女

作品:《天行

    “还……还没……”

    我尴尬不已,双手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唐韵她……不但人漂亮,家底也十分殷实,我总感觉自己差她太多了,所以也就没有轻易敢往这方面想。”

    苏希然瞪圆美目,胸前峰峦起伏,气鼓鼓的说:“哼,这叫什么话嘛,咱们天选组的掌门人,难道还配不上她?”

    “是吗……”

    我有些无语,试探的笑问:“希然,你不会生气吧?”

    “生气?”

    苏希然看了看我,忽地俏脸红,说:“不会啦,你的私生活我不会太多过问的,只是我是领队,对每个成员的生活都会稍微关心点,我只是不想你的感情生活影响到整个工作室的运转,毕竟你是队长,是整个天选组的核心。”

    “嗯,这个你可以放心,我有分寸的。”

    我缓缓踩着油门,行驶上公路,偷偷看了她眼,笑问:“希然,你在天选组……开心吗?”

    “开心呀~~~”

    苏希然美眸如水,胸前峰峦起伏,被安全带勒出了让人窒息的弧线,笑道:“丁队,你相信因缘吗?”

    “哦,这个……”

    我送了脚油门,顿时Camaro化为支利箭冲上了环城高架,说:“从某种层面上,我相信,当初我第次接触月恒游戏的时候,是夏依然带着我进了南风公会,手把手的教我基础操作和战术,没有她我也不会打职业,不打职业就不会遇到你,而如果没有遇见你,也不会在苏州建立天选组,再次跟你重逢,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苏希然咬着红唇,说:“是啊,我们的命运环环相扣,彼此相连。”

    我轻笑:“突然聊得那么有深度,我都快适应不了。”

    她嫣然笑,看着窗外,轻声道:“如是我闻,过去、现在、未来皆如是,缘分生灭尽在念之间,当然,你这个大白痴是不懂的了~~~”

    我:“……”

    ……

    不久之后,返回环太湖,在别墅前方的停车坪上缓缓停好车,家里安安静静,大家应该都在游戏里,苏希然迅速上线,团队不能没有奶妈,而我也飞快的进入游戏,趁着还有个多小时的时间把今天的任务清下。

    “刷——”

    出现在巨鹿城,苏希然的身躯就在我身边缓缓浮现、凝实,冲我笑:“好啦,我出城去练级地了,你注意安全,想杀你的人太多了。”

    “嗯,你也小心些。”

    摆摆手,我直接掏出了龙晶石,使用之后,道金色流光席卷全身,下刻“刷”声整个人就从巨鹿城挪移去了远方,直接落在了片飞雪飘零的世界里,雪域天池,果然,龙晶石并不能直接把我送入龙渊之。

    召唤雪豹,飞驰向龙渊入口的坐标位置,明明是游戏时间的夜晚,但四周却白茫茫,缕缕天光泻落在雪海之,是月光。

    “嗡嗡~~~”

    大地深处传来了淡淡的震撼感,远方的座冰川正在缓缓打开,是她。

    我微微动容,没有直接进入龙渊,而是策动雪豹飞驰而去,笔直的来到冰川下方,此时这座鬼斧神工般的奇观正在缓缓开启,宛若莲花瓣打开样,而心花蕊处的冰晶再次浮现光辉,映照出明月池充满仙韵、风华绝代的身姿,她依旧自然而然的手臂舒展,双腿并拢蜷缩的躺在冰晶,身旁,斩龙剑熠熠生辉,泛起缕缕寒意。

    我抬头看着她,自言自语道:“明月池……”

    “她依旧没有苏醒。”

    空,传来巨龙扇动翅膀的声音,是风语,她踏在冰风霜龙的背上,美目凝望着冰晶里的美丽少女,道:“月池大人,代代龙域的执掌者都在等待着你的苏醒,可你……为何沉睡了万年依旧没有醒来,是你不愿醒来,还是封印你的力量太强?”

    冰晶,明月池张清丽仙颜动不动,仿佛副世间罕见的绝美画卷被封印了般,空缕缕月光沁入石晶,甚至仿佛在明月池的胴体周围形成了层层淡淡银辉,她动不动,但身周散落的缕缕白色披帛却仿佛在动摇般。

    我仔细看了看,揉揉眼睛:“衣袂……在动?”

    风语讶然:“没有吧,我怎么没有看见。”

    “可能是我的错觉。”

    我又仔细的看了眼明月池,忽地脑袋有点胀痛感,禁不住皱了皱眉,说:“我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肯定在哪里见过她。”

    “不可能。”

    风语轻声道:“月池大人被封印了万年,从未离开过此地。”

    我仔细回忆了下,道:“想起来了,天行开服画面里的那个少女,好像就是她……”

    “啊?”

    风语脸茫然。

    我顿时想到她只是个NPC,还无法超脱这层枷锁,不知道自己只是游戏里的个角色,便笑道:“没事了,我们回龙渊吧。”

    “嗯,上来。”

    我纵身跃,落在了风语身边,这次她带着我起返回龙渊,飞雪飘零,寒风凛冽,站在龙背上,我忍不住再次回身看了眼明月池的清容,心头若有所思。

    ……

    “风语大人!”

    名龙骑士盘旋而来,手握龙枪,胯下头火龙缭绕着烈焰,道:“支炼狱军团正在围攻我们在北方建立的哨站,兵力很强,哨站的甲士们快要抵挡不住了。”

    “哦?”

    风语咬牙:“北方哨站距离龙渊只有不到二十里之遥,炼狱军团是不是太嚣张了,这是在欺凌我龙渊没人了吗?”

    “大人,我们怎么办?”火龙骑士问道。

    风语沉吟道:“我需要前往趟西境,所以龙骑士夏川,就由你率领百名龙域甲士前往哨站剿灭这支炼狱军队吧,此外,丁牧宸也会跟你同去。”

    “属下遵命!”

    火龙骑士夏川看了我眼,道:“年轻的龙域骑士,我们即刻点选勇士,准备出发了。”

    “嗯!”

    “叮~!”

    系统提示:你接受了任务【守护北方哨站】(A级★★★★★)!

    ……

    五星A级任务,估计油水不会少。

    夏川驱策巨龙在大地上盘旋,口低喝道:“第营,抽选百位勇士,随我增援北方哨站!”

    很快的,百名龙域的甲士出列,他们并不是龙骑士,但都身铠甲,配备的兵刃则是长剑、骑枪、弓箭、盾牌等,骑乘精悍战马,沿着灵藤长桥笔直的冲向了地表,而我也跟着起疾驰了上去,龙骑士夏川则在头顶上方盘旋,护卫着我们。

    行人浩浩荡荡疾驰往北方,就在抵达雪域天池的边缘时,沿着条不算太陡峭的斜坡冲了下去,顿时激起了冲天的雪尘,众人浴雪前行,马蹄声轰鸣在斜坡上,几分钟后来到了片雪原地带,这里已经是雪岭以北的地图了,属于被炼狱军团掌控的地图,已经被夏族的朝廷所放弃了。

    “小心!”

    夏川骑乘巨龙在高空示警道:“前方有零散的炼狱傀儡出现。”

    影影绰绰的,头头巨口鬼卒出现在前方。

    这个好办!

    我马上召出仙剑清灵,策动雪豹冲了过去,破障五连击光辉爆发,几乎两个照面就秒杀了头巨口鬼卒,而其余的龙域骑士也纷纷突进了过去,将十几头巨口鬼卒砍了个稀巴烂,这些龙域骑士属于龙域的外编军团,换言之,都是预备龙骑士,只是坐骑不够用罢了。

    似乎……我也是他们其的员。

    继续向前驰骋,不久之后,座雪丘出现在视野之,山丘顶部有座石头堡垒,不算很大,但有狼烟燃起,此时正在被密密麻麻的巨口鬼卒和深渊骑士围攻着,入口处鲜血染红了雪地,已经有不少人战死了,岌岌可危。

    “上!”

    夏川声低吼,策动火龙俯冲而下,那火龙发出咆哮,龙气在体内蓄积爆发,将喉咙部位烧得通红,紧接着口灼热龙息横扫大地,将群巨口鬼卒烧得嗷嗷惨叫,而夏川也奋力劈出了几道剑气,在大地上切出纵横轨迹,剑气炽烈,碰到的深渊骑士几乎都在以二十万以上的数字在掉血,几乎快要被秒杀了。

    “你们沿着山道,冲上去增援!”夏川声令下。

    众人齐齐从斜侧的山道往上冲杀,那是哨岗与外界唯的通道,其余的山坡都太陡峭了,人类的力量很难冲上去,但生有利爪的鬼卒就难说了。

    雪豹声低吼,冲在最前方,就在我劈出追月斩、连刺的瞬间,雪豹也激荡出冰霜回旋技能,大幅度打掉群深渊骑士的气血,同时仙剑清灵开始AOE输出,配合群龙域外编甲士冲杀,迅速推进到了距离山岗顶部不到二十米的位置。

    “人族,必须灭亡!”

    个个深渊骑士发出低吼声,长矛突刺,“噗噗噗”的血花迸溅,两名外编甲士活生生的战死在我的面前,盾牌和胸甲都被刺透了,他们的实力比起深渊骑士来未必强多少,毕竟距离龙骑士的实力还差得远,这行百名外编军团不知道能有多少活着回去了。

    我皱了皱眉,冲在最前方,斗气护体开,吸引所有伤害,以我如今4553的真实防御力,深渊骑士已经几乎打不动我了,每击只能打掉三位数的伤害而已,而以我的神圣复苏,已经足够与他们正面抗衡了。

    打通通道之后,炎龙剑指哨岗内,说:“都进去!”

    群外编甲士纷纷突进了进去,沿途砍杀掉些冲进哨岗里的巨口鬼卒,迅速与哨岗内的防御兵力会合,众人开始擎起战弓,以凌厉箭矢射杀冲向山岗的巨口鬼卒和深渊骑士,而我则进入了刷怪模式,唤出黄金火刃开始铺设火焰雨,同时夫当关万夫莫开,个人顶在通道上,与群深渊骑士、巨口鬼卒血站不退。

    收割经验值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