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铜阶圣殿骑士

作品:《天行

    雪,通天塔。

    临近脚下的时候仰望,才发现这个庞然大物有多么壮观,根本不像是出自凡人的手笔,巍峨接连天穹,仿佛神人铸就,冰冷而发黑的墙壁蔓延到飞雪深处,与云层融合在了起,看不到尽头,这是座冰冷的机器,天行大陆上的人族千百年铸造出的奇观!

    “起门!”

    引领我们的骑兵对着上方低吼声,随后得到了回应,交换口号之后,上方有火把摇动,与下面的人呼应,很快的传来了铁索绞动的声音,那充满古老斑驳花纹的沉重铁门缓缓升起,打开了近百米宽、五米高的大门,顿时股热浪扑面而来,通天塔层里点燃了许多火把,给士兵们取暖。

    踏入层,雪豹的爪子踏在冰冷的岩石上,与苏拉并肩前往通天塔深处。

    远方,塔内结构只能看到冰山角,走道四通达,心处有座座比邻的校场,此时正有骑兵练习冲刺砍杀本领,而在更远处则有座座粮仓,看不到尽头,远方传来牛羊猪牲畜的喊声,这座通天塔内不仅仅有粮草,甚至还饲养了牲畜,随时宰杀食用。

    ……

    随行的骑士军官似乎看出我的意外,微微笑道:“通天塔每个月补给三次,常年维持着能够久持十年的物资,这是夏族的个规矩,在这通天塔的层,拥有共计五万骑兵,战马的粮草供应也从来没有断过,只要炼狱的恶魔们胆敢犯境,这五万铁骑必然会让他们铩羽而归!”

    我点点头:“怎么上去?”

    “升降梯。”

    他指了指远方,道:“通天塔每层二十米,如果走台阶的话,去往层甚至九层就太过于遥远了,请随我来吧。”

    所谓的升降梯,实际上很简陋,只是个大笼子被铁索吊着,从层往上面的楼层罢了。

    当我和苏拉站到笼子里之后,骑士军官在铁索上“铿铿铿”的连续敲击了次,于是吊索缓缓的升起,带着我们越过了层又层,远远望去,许多士兵正在每层塔内休息,那里搭着帐篷,用从层打来的井水生火做饭。

    还有许多工匠正在忙碌,铸造弩车等器械,通天塔的骑兵全部布置在层,往上层去的防御则主要靠弩车、火箭、巨炮等工具了,炼狱军团的数量和凶残程度我们已经见识过了,如果没有这样的准备,确实无法挡住炼狱大军。

    不久之后,升降梯缓缓停留在了层。

    “殿帅大人就在层,请吧。”

    “嗯。”

    苏拉点点头,我则好奇问道:“为什么殿帅不住在顶层?”

    骑士军官意味深长的笑:“顶层……那是圣殿骑士们的居所。”

    我:“……”

    ……

    走下升降梯,条宽阔的大道笔直通向殿帅的指挥所,两侧列列身穿蓝色甲胄的战将目光明澈的看着我们,有种强大的压迫感,那种目光只有久经杀伐的军人才能拥有,可想而知,这些人都是殿帅最亲近、最得力的战将吧。

    尽头,张虎纹帅椅横陈,桌案上流动着螭龙花纹,说不出的神圣,而就在椅子上,坐着个身披灰袍的老将,头发花白,脸上写满了风霜洗礼与岁月磨砺,他手握着纸兵书,目光苍老却又精光四射,抬头看了看我们,道:“何人?”

    名战将恭敬上前:“启禀殿帅,是来自于巨鹿城的青铜骑兵团团长苏拉,还有名异世界降临的骑士,叫丁牧宸,他们是带着轻衣郡主的手书来的!”

    “轻衣的手书?”

    老帅头顶上漂浮着行字“殿帅洛宁”,听到洛轻衣时,眼睛瞬间就亮了,道:“快,把轻衣的书信呈上来。”

    “是,殿帅。”

    苏拉走上前,交上洛轻衣的书信。

    老帅仔细的看着,几乎逐字逐句的读完,或许在他看来这不像是封介绍信,更像是封家书,看完之后竟默默的将书信压在了帅案上的金色匕首下,笑道:“异世界涌入的冒险者乃是我夏族的新生血液,丁牧宸,你是否真如本帅的女儿说得那般实力不凡?”

    我怔了怔:“殿帅,要试试吗?”

    “是。”

    老帅眉头扬,道:“殿司骁将裴冲,试试这小子的实力如何。”

    “是,洛帅!”

    名战将走了出来,名字瞬间火红,手握杆火光缭绕的钢枪,微微笑道:“年轻的骑士,你可要小心了哦!”

    下刻,他的名字变得血红,声斥喝之下就跃起冲刺杀来,“飕”声,钢枪穿透空气,化为道烈芒直接刺向我的喉咙。

    看得真切,身躯微微沉,双手紧握梨花落雨枪的把柄,往上奋力抬,顿时“铿”声火星迸溅,力量对抗下我虽然输了筹,但依旧勉强的把这刺给招架成功了,就在裴冲纵身后退之间,我直接个冲锋锁定,“蓬”声重重撞击,紧接着梨花多多翻飞,将破障七连击给下子全部打出来了,顿时上海市最密密麻麻飞起,其不乏梨花特效与暴击效果。

    只是瞬间,这个战将的名字从血红色变成了橙色友军色,似乎已经达成了挑战效果,他猛然枪把我震开,随后恭敬对洛宁道:“洛帅,这小子的身手确实矫健了得,是根征战杀伐的好苗子,不如就把他留在府军内听候调用吧!”

    老帅淡然笑:“他是名异世界降临的骑士,有着自己要走的路,我又怎能拂逆?丁牧宸,你可愿意加入圣殿,成为名圣殿骑士?”

    我怔了怔,随即点头:“是,我愿意!”

    “好!”

    老帅沉声道:“圣殿骑士是我夏族最精锐骑兵的象征,你是轻衣介绍来的人,我不会令你发誓对我效忠,但你必须永远忠诚于夏族,忠诚于夏族的子民。”

    “是。”我的声音也略微低沉了少许。

    “很好!”

    老帅微微笑,道:“来人,带丁牧宸去九层吧,海风执事会安排切。”

    “是!”

    刚才跟我切磋的骁将裴冲对我笑:“走吧,年轻的骑士,我带你去圣殿通天塔分部!”

    “多谢。”

    而苏拉也要走了,冲我笑道:“等你学成归来,我自然会在巨鹿城等你。”

    “好,巨鹿城见!”

    “嗯!”

    苏拉走了,我则随着裴冲前往九层。

    ……

    “铿~”

    升降梯停靠在了九层边缘,就在不远处,两名圣殿骑士浑身几乎都覆盖在甲胄之,只露出了双眼睛,浑身有乳白色斗气流动,其个说道:“裴冲大人,你怎么来了?”

    裴冲道:“这位骑士是洛帅亲允加入圣殿的,他将成为圣殿骑士的员,请你们代为接引吧。”

    “是,将军请回。”

    裴冲转身就走,似乎也没想跟圣殿骑士多说句话。

    “年轻人,跟我走吧。”

    那圣殿骑士的盔甲下露出双傲然的双眸,道:“圣殿骑士可没有那么好当,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实力,恐怕还是要回到外面去的。”

    我皱眉道:“废话少说,带我去见执事。”

    “哼!”

    NND,我是个玩家,还能受你的气了?该怼还是要怼的,春风吹战鼓擂,现代社会谁怕谁啊!

    ……

    通天塔九层,按照塔楼从下到山缩小的规律,已经是最小的层了,但依旧无比的辽阔,眼看不到尽头,个个密室般的房间密集分布,空地上还有些圣殿骑士在席地而坐,双脚离地,周身盘旋着神圣斗气,似乎是在修炼。

    座宽敞大殿内,名内里穿着红色铠甲,外面却披着袭白色斗篷的老者静静伫立,圣殿通天塔分部的执事,叫做海风,等级???,甚至就连介绍也看不到,他目光如炬的看着我,笑道:“没有想到异世界降临的人已经成长到这等地步了,年轻人,你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圣殿骑士的要求,你是否真的愿意脱离巨鹿城的骑士公会,加入成为圣殿骑士的员?”

    “是的,我愿意!”

    “好!”

    海风走上前,铿声拔出佩剑,缓缓落在我的肩膀上,道:“现在,跪下宣誓。”

    按理说,天行开服的公告里就已经明确表示了,玩家在游戏体系里全程都不用下跪,有豁免权,就算是见到皇帝也不用跪,毕竟人格尊严无价,玩家都是公民,有自我选择的权力,不过骑士宣誓这类倒是例外,因为那更多的是信仰。

    “铿!”

    保护膝盖的铠甲轻轻撞击在石砖上,我单膝跪地,目光澄澈的看着海风执事,字句的诵读骑士宣言——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

    我发誓抗击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赌上这把剑的荣耀,我会守护你到最后。

    承荣而生,载誉而死,心如此剑,宁折不弯!

    ……

    “叮!”

    系统提示:恭喜你,你成功就职为隐藏职业【圣殿骑士】,获得称号【铜阶圣殿骑士】,作为第位获得隐藏职业的玩家,获得奖励超凡成就+3、幸运值+3、声望值+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