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庄不远的助攻

作品:《全能庄园

    西蒙是名成熟的经营者,就算是亲眼看到了授权证书,也不敢真正确定它的准确性。

    他必须想办法求证。

    如果是普通的收购,直接通过法务部门,向庄记酒庄公对公的求证即可。

    可他们这是恶意收购,想要向庄记酒庄里掺屎啊,如果直接求证,那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不啻于直接告诉庄爸:“我们要来打你了,你丫怎么还在睡啊!”

    现在最好的办法,是通过第三方,旁敲侧击的求证,可现在只有天的时间,能否来得及,实在是很难说。

    离开了酒厂之后,他立刻向兰西州的总部,做了跨洋的汇报,总部的人,也是愁眉不展,不知道该如何决定。

    “西蒙,你是现场的决策者,你觉得这授权是真的可能性有多大?”

    “很大。”西蒙道,不得不说,那满墙的照片,真的太有说服力了。

    “根据我的调查,大庄酒厂已经复产超过三个月了,庄业为的家人还居住在这里,如果大庄酒厂实际上是侵权的,他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了解情况,恐怕早就已经制止侵权了。”

    “既然现在庄业为还没有制止,那就说明授权是真的可能性大……”

    听完西蒙的分析,总部那边依然犹豫不决。

    就算可能性很大,但依然不代表这授权定会是真的啊。

    这其毕然是风险。

    但是这世界上没有无风险的事,重要的是,风险到底有多大?

    “你认为,我们要花费多少钱来购买这座酿酒厂?”

    “这座酿酒厂的资产价值,最多最多只值1200万欧,现在关键的问题是,授权值多少钱。”

    是啊,这个授权值多少钱?

    这可是个大问题啊。

    亿?两亿?

    或者更高?

    对他们来说,其实真的很难下定决心。

    此时,西蒙正下榻在乌城最大的座酒店里,在十楼的行政套房里打电话,他完全没注意到,在自己的窗外,有只猴子,哦不,绒人,正蹲在窗台上,拿手机把他的通话全录了下来。

    等到他打完电话,绒人三两下就爬到了楼房顶上,抓住了只垂下来的绳索,爬了上去。

    在酒店顶上不到几百米的距离,身在行宫之的庄不远,正听着西蒙的电话。

    “原来你们还在担心这个?”庄不远目光闪动。

    目前看来,想要让这些家伙立刻咬饵,怕是有点困难啊。

    正所谓时间越长,破绽越多,齐装逼这个骗子的功力,毕竟算不上多强,个人单刷两大酒商,怕是有点困难。

    不行,必须得给这两边下点重注才行。

    庄不远眼珠子转,就有了主意。

    ……

    兰西州,阿锤酒庄里,片葡萄藤郁郁葱葱,晶莹剔透的葡萄,沉甸甸地挂在枝头上,在阳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现在的兰西州,还是在冬季,除了阿锤庄园之外,所有的葡萄藤,都还光秃秃的处在休眠阶段。

    但是阿锤酒庄的这片葡萄藤,却是完全违反了常理,竟然在冬天结果,而且生长得还如此之好,就像阿锤酒庄里面,此时正是夏季样。

    其实这片葡萄藤,几乎全都是重新种植的,之前的葡萄藤本来就护理不善,产生了病变,后来又被除草剂摧残了波,阿锤干脆把这些葡萄藤全都拔了,重新种了波。

    种完之后,不过几天的时间,就已经长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让附近的酒庄主们,差点连眼珠子都瞪了出来,经常会站在酒庄外面,向里面张望,评头论足。

    阿锤可以说是兰西州最近最受关注的人物,从他在这里定居开始,就有警察直驻守在外面守卫,也有记者直在外面拍摄,甚至有站,全天24小时直播阿锤的动向。

    阿锤并不在意别人在旁边看着,但是只要有任何人想要进入酒庄,他就会怒吼起来,警察就会赶快把闯入者赶走,生怕激怒了他。

    阿锤的日常生活,其实非常简单。

    每天早上起来,就开始伺弄葡萄藤,随后就开始采摘葡萄,准备酿造。

    看阿锤侍弄萄藤或者酿酒的方法不对,旁边那些围观的酒庄主们,还会出声指点。

    阿锤现在已经能听懂基本的语言了,会对这些人露出笑容。

    甚至他还去附近的家酒庄做过客,除了不允许别人进入酒庄,以及右手异化的锤子之外,他已经很像是个普通的人类了。

    此时阿锤正在院子里,挥舞着锤子,咚咚咚的压榨葡萄。

    突然,阿锤抽动了下鼻子,丢下了手的葡萄,转身向酒庄里面跑了过去。

    不多时,众人就看到庄不远出现在了酒庄里,伸手抚摸着阿锤的脑袋。

    阿锤像是只小兽样,把脑袋凑到了庄不远的身边,幸福地眯着眼睛。

    庄爸是兰西州的大名人,不过庄不远也不遑多让,毕竟庄不远的“传说”实在是太可怕了,让人记忆犹新。

    对兰西州的很多人来说,黄种人的长相其实都差不多,但是这其绝对不包括庄爸和庄不远俩人,兰西州的人民,对他们的面容,可是记得太清楚了。

    此时,记者和警察们都很纳闷:“小庄先生是什么时候来到酒庄的?”

    “怎么没看到小庄先生进去?”

    “难道小庄先生直在酒庄里?”

    旁边,名警察幽幽说了句:“难道你们打算查查小庄先生的入境手续吗?”

    群人都快吓呆了,连忙摇头。

    当然不!当然不!

    看庄不远看过来,他们立刻露出了非常热情的笑容:“欢迎,欢迎小庄先生来到兰西州!”

    庄不远对他们笑了笑,又对阿锤说了句什么,阿锤就喜滋滋地跑了进去,不多时,捧着几瓶瓶装酒钻了出来。

    瓶装酒上,有锤子标记,和多种语言,里面装着深红色的酒液。

    然后,庄不远带着阿锤走出了酒庄。

    “您……您这是要出门吗?”旁边警察如临大敌。

    上次阿锤到隔壁的酒庄做客,就已经让他们心惊胆战了。

    “对啊,我带阿锤去参加品酒会。”庄不远笑眯眯道,“其实之前阿锤就直想去,不过我和我爸就直没时间,今天终于有时间了,干脆带他去趟。”

    品酒会?

    警察们看向了阿锤手的那几瓶酒,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什么?阿锤要拿自己酿的酒去参加品酒会?

    他不是在玩过家家,真的酿出来了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