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千三十四章 终会

作品:《星际法师行

    香气四溢——

    不应该出现在颗贫瘠星球的肉香混合着香辛料充满滋滋油水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飘了很远很远。

    不,这个星球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美妙味道。

    罗羽宁生平第次对自己的预感产生怀疑,难道,也许,莫不是,产生了幻觉。

    “小白脸,你闻到了吗,好香啊,是烤肉的味道!”

    罗羽宁背着11行走在沙漠之,纱布包裹着防晒,脸颊依然被晒的通红脱皮,整个掉皮的小红娃。

    “真的好香啊。”

    “我的预感不会错的,难道预感的好事就是土著沙人终于解锁了烧烤技能?”

    这也太厉害了,开始就能烤出这样高水平的香味,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他们也许是想用烧烤的香味引诱我,其实布置了个陷阱。”

    罗羽宁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个想法点没错。

    土著受到帝国军团幸存者的蛊惑,而卫兰帝国的人也许听说过她,于是精心设计了这个计划引她入瓮。

    “他们有计划,我们也可以搞计划,最后能把烤肉弄到手也不算失败,你觉得呢?”

    “我知道你也赞同我的意见。”

    墨夜感应到属于自己的精神力印记越来越靠近,还没来得及享受团队伙伴重聚的愉悦,首当其冲的便是波强有力的毒气攻击。

    因为已经确定来人是罗羽宁,墨夜并没有刻意防备。

    只听砰砰砰,阵烟花爆竹炸裂的声响。

    墨夜先是愣了下当反应过来的时候

    罗羽宁乱七糟瞎猜的想法在看见给烤火鸡刷酱料的墨夜时烟消云散,张开嘴迈开腿,跑起来。

    立定站好,跃起熊扑。

    半路被罗二哥截胡,抱个满怀的同时将11从罗羽宁的背上解开递给墨夜。

    这波操作很二哥。

    可惜人事不省的11被人拽来拽去点感觉也没有。

    风卷起11将他安置在地板上。

    这时罗羽宁才反应过来,自己抱错了“二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罗二哥内心遭受万点更多的伤害,所以你刚才狂奔而来不是打算先拥抱墨夜再拥抱他,而是根本没看见自己还有个哥哥站在这儿。

    罗二哥目光灼灼的盯着罗羽宁。

    罗妹子笑了笑,“其实我开始也没看见墨墨,我就是闻着香味了。”

    说完挣脱开罗二哥的怀抱扑向墨夜。

    不用怀疑了,肯定有个不是亲生的。

    这次汇合比想象顺利,却也遇上了大麻烦。

    11直处于昏迷状态。

    “你们怎么找到这儿来的?”罗羽宁咬下大口鸡腿肉,腮帮子鼓鼓的“我和11想了好多办法也联系不上你们,当时战舰群被引入这个鬼地方,后面发生了好多事。”

    罗羽宁说着声音低落下去猛咬了大口肉安抚下情绪。

    “11怎么回事?”

    “他替我挡了攻击。”罗羽宁停了下,说道“蠢死了,如果是我可能伤势不会这么重,我看不出来他到底伤在哪儿,但是直昏迷不醒,怎么说话也没反应,我怕他饿死,只能每天给他喂些压缩食物。”

    “我们的通讯器故障了,光脑也出故障了,不过我用阎安给的复古微型运动摄像机,拍了些内容,你们看看吧,这段时间发生的内容应该都拍下了。”

    阎安折腾的小玩意儿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

    罗羽宁贴了个在11的后脑勺,个则在她自己的额头上,两个都是三百六十度全景视角,绝对不存在视觉死角。

    就是直接查看会眩晕。

    视频数据交给小七去折腾。

    罗羽宁在吃了三只火鸡之后才终于住嘴。

    “11需要尽快回到布尔吉斯接受治疗。”

    墨夜病没有检查出11到底是为什么昏迷不醒,精神力波动虽然微弱但是非常平稳,并没有严重的精神力受创表现,四肢各个器官虽然小有损伤但是也没有严重到会昏迷地步,其他的伤势大大小小有几处可没有那项是致命或是致残疾。

    可是11醒不过来也是客观事实,定有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结果,只是她暂时还没有发现。

    墨夜通知了附近搜索的星盟联军舰队,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艘战舰出现在星球上空。

    李密山在登舰之前欲言又止的看着墨夜。

    无论他怎么看,墨夜也不可能主动说句话,只等他被人拉走。

    “墨副团长,关于那件事,能不能摆脱你不要外传。”

    那件事当然指的就是生物炸弹,墨夜不认为这是支军团的偶然行为吗,但是,“我保证不说。”

    李密山得到承诺之后松了口气却是试图对墨夜解释“我们真的是自愿的,切都是为了面对卫兰帝国和虫族大军时多几分底气。”

    “人肉炸弹的底气?”

    墨夜承诺了不往外说,可是直没说话的罗海峰还没答应呢。

    对方就这么高兴的上了船。

    “这些战士被送回去之后将对面至少为期年的隔离和药物筛查。”

    墨夜行人并没有登上客运舰船,而是选了另艘

    ....................这是迫不得已占位置分割线....................

    Ps(以下内容有重复明日会替换,请原谅只被世界杯耽误的虫,下午茶甜点费都输出去了........以门德斯和罗克洛里为心,四周的宾客们尽数退散,聚光灯配合的落在两个焦点人物身上。

    罗克洛里不知是气的还是吓得,脸色极度苍白,他感觉自己被充满鄙视,嘲讽,讥笑,嫌弃的眼神所包围,周围那些面带同情极力保持风度微笑的人在他看来和墨夜都是伙的,看着他和门德斯的眼神就像在看可笑的臭虫。

    平日里极为享受的关注目光此时确如刀剑般,刀刀都插在胸口,只恨观光艇没有洞可钻。

    托比奎急忙叫来机器人“带两位大人去休息室稍作休息”

    罗克洛里现在只想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无论如何姿态还是要摆出来的,“不用了,直接派辆飞车吧,我想门德斯身体不太舒服,今日就先告辞了,不要打扰了各位的兴致”

    “也好”托比奎点点头立即招来机器人侍者“送两位大人离开”

    吩咐完毕托比奎又转向罗克洛里“今晚招待不周真是抱歉,两位慢走”

    罗克洛里此时已经没有心力去计较托比奎虚假又敷衍的态度,余光扫向退到大厅另边的墨夜,心里又是颤,差点又腿软,那种犹如泰山压顶生命尽在他人念之间的感觉太可怖了。

    今天是他职业生涯最悲剧的次游说。

    两位官老爷在机器人侍者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走出宴会大厅搭上小飞艇快速的离开,罗克洛里甚至恨不得立马飞离青木星这辈子再也不要来了,太丢脸。

    围观宾客自动退让两边让两位官老爷畅通无阻的离开,好奇的目光在墨夜,阎安,托比奎身上游移,好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该死的隔音光幕,没字幕没原音看图猜剧情难度很大的说。

    好好的居然被吓尿了,这太出乎意料。

    众人看向墨夜的目光除了早先的激动之外多了丝畏惧,门德斯被吓尿的原因不用说,肯定是墨夜,果然,就算只是未成年的圣级强者也不是他们可以随便乱打注意的对象,分分钟有可能布上门德斯的后尘。

    在大庭广众吓尿,不用说,门德斯在联邦政府的职业道路也只能是到此为止了。

    随着门德斯和罗克洛里的离开宴会很快又恢复正常,宾客们继续热闹欢腾,就好似那两人从来没有出现过样。

    托比奎走到墨夜面前,沉声道“他们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墨夜咬着习惯“嗯”了声,这个结果可以预见,很多词语可以形容那种状况,比如说‘不见棺材不掉泪’。

    托比奎见墨夜副不甚在意的模样摇摇头轻叹口气,“我刚刚才收到的消息,有人对两国高层宣称你在遗迹收获古明至宝,这引人觊觎很正常,近段时间你们都要小心点儿”顿了顿又补充道“即使是在青木星也不能掉以轻心”

    古明遗迹至宝,这足以使人疯狂,就算明知不敌可是这世上并不缺乏要利不要命的人,而且对付个强者不定要力敌硬拼,方法有很多,正所谓防不甚防就是这个理。

    副院长的提醒也只能到这个地步了,不仅仅是维坦利亚联邦政府和洛桑帝国皇室那边势在必得,甚至萨兰德家族内部都对墨夜得到了什么至宝非常感兴趣。

    墨夜闻言侧头看向绷着脸显得表情很冷硬的副院长,“谢谢,我会注意”

    “呵呵”托比奎扯动嘴角笑的比哭还吓人“我可是很有诚意希望能和墨夜导师长期合作下去”

    位圣级的导师对个学院来说比那些传说的古明传承要来的实际有用许多。

    是有眼光还是目光短浅见仁见智了。

    墨夜微微颔首“嗯”

    阎安走到墨夜身侧“那位小爵爷可真是够阴险的,这下我们成两国探索队伍眼的金宝宝了,就差脸上写上向我开炮了”

    “烦”

    “嗯,那人是挺烦的”阎安看着墨夜咬着吸管眉头微皱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这样的墨墨看起来好像个烦躁的小屁孩儿。

    阎安眼神转“要不要派人去把墨姨和小白接回来,以防万”谁知道会不会有不长脑的蠢货利益熏心做出什么傻事来。

    墨夜眼底有冷芒闪过,那些人最好不要打这种主意。

    四周大片的气压骤然降低,附近的宾客们摸了摸手臂,尼玛,肿么突然感觉好冷啊!

    春祭晚宴的最后个高潮也是盛典的尾声,托比奎副院长站在悬空于观光艇与大舞台时间的半空,脚下是树枝状的飞行器而大舞台上此时表演压轴节目的正是学院合唱团。

    ‘春声’

    历史悠久的春祭歌谣,每年青木星的春祭晚宴都由这首歌做压轴拉开春祭庆典月的序幕,宣告新年春的到来。

    这歌就好比地球大灾难时代前古华夏某节目的保留曲目‘难忘今宵’样样的,年年唱,都不见腻的。

    如沐春风的合唱结束,托比奎双手上举大声宣布“让我们起庆祝新年春祭开启...”

    呼呼声震天。

    庆典开幕式晚会结束了。

    从人声鼎沸到万籁俱寂,几近凌晨时分青木星才渐渐的安静下来,休息只是为了明天更加热闹的欢庆。

    ......

    青木星热闹整天不如睡眠当,其他地方的人却依然忙碌着。

    两位联邦政府官员的事迹在络无限发达的星际时代很快传到各方人马耳。

    维坦利亚联邦政府安全局办公室。

    房间里坐着四五个人,在他们间利用全息视讯光幕汇报工作的正是罗克洛里。

    “你们两个蠢货是怎么办事的,居然发生这么丢脸的事”

    这话说的,敢在圣者面前装大爷,被教训不是可以预见的吗?

    罗克洛里握紧着拳头低着头似乎在反省,心里却在咆哮,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去试试看承受圣者威压,去啊,去啊,有种你们去啊!“墨夜并不如情报资料显示的那样好拿捏,再加上年轻,恐怕正是因此行事才更加无所顾忌”

    “现在怎么办,恐怕对方此时对我们的观感不大好,唉,没想到居然把事情办成了这样,总统可是下了死命令必须将古明遗迹至宝拿下”

    “也不知萨拉特说的是不是真的,会不会是为了转移我们的目光”

    “萨拉特的老师寒冰圣者和墨夜发生战斗事那么多人都看见了,萨拉特固然有转移视线的目的可是墨夜抢了先机拿走他看的东西应该也是真的”

    “计划必须改变,呵呵,也许去的人不够份量,我就不信墨夜真的能点也不顾忌”

    “年轻人就是这点麻烦,总是不知天高地厚,有点战力又如何,居然让政府官员如此丢人现眼,还是太嫩了,真以为拿她没有办法吗?”

    ......

    洛桑帝国帝都星域某艘星舰之上,

    “呵呵,有维坦利亚联邦政府那帮傻瓜打头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