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大致圣魔尊

作品:《仙墓

    517

    白骨火海被陆云拳轰碎,将臣邪的身躯也再次的被轰飞出去。

    道道细小的裂纹,在将臣邪的身上蔓延。

    “怎么会这样!!!”

    陡然间,将臣邪失声大叫,他的声音满是疑惑和不解。

    拳。

    成功将自身转化为尸王,获得炼尸门第代掌教少年时候的力量,更修成白骨法,能发挥出九幽白骨火的真正力量,甚至能够烧死果位仙人。

    但是……他却接不下陆云的拳。

    拳之威,便让将臣邪败涂地。

    没有神通,没有仙法,只有拳。

    深深的挫败感,在将臣邪的心头升起。这刻,他不禁又想到了三万年前,在他达到化神境巅峰时候,突然间出现的那条虚境之路。

    面对那手持大道之器的黑色长毛怪,那种深深的无力感。

    ……

    “你怕了。”

    陆云看着将臣邪,幽幽的叹,“三万年前,你就败了,败在自己的手。三万年后,你依旧走不出那道阴影。”

    陆云脚踏虚空,步步的走向将臣邪,“所以说你是可怜虫,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但是我还活着!!”

    将臣邪看着步步走来的陆云,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

    突然间,他的身上绽放出道道的血光,与九幽白骨火融合,疯狂的朝着陆云轰了过来。

    陆云的身上,点黑色的火光闪过,他简简单单的挥了挥手,便将将臣邪的攻击化解。

    “不可能,不可能!!!”

    “我还活着,便有机会翻身,现在我等到了,等到了虚境的到来!所以我没有败!”

    将臣邪疯狂的嘶吼着,他的眼,那种恐惧越来越盛。

    “将臣无伤是你家老祖宗选的夺舍之身,你知道为何没有选你吗?”

    陆云已经走到将臣邪的面前。

    将臣邪无力的跪倒,双手支撑着地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刻,他连抬头看向陆云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你的心有恐惧,没有与你的天赋想匹配的那种往无前的勇气。”

    陆云用种怜悯的目光看着将臣邪,“这种恐惧,这种怯弱,已经融入到你的骨子里,融入到你血肉本能。”

    “你只是个被天才光环笼罩的胆小鬼。”

    “活着就是胜利?”

    “不。”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陆云脸不红心不跳的盗用了地球上某位伟人的话,但这句话,却如同门恐怖的大神通,直接将将臣邪的心灵击溃。

    将臣邪的眼,浮现出了点灰色的气息。

    “哈哈哈哈哈——”

    突然间,个阴气森森的笑声,从陆云的背后传来。

    “失败者?”

    “胆小鬼?”

    “可怜虫?”

    继而,这个阴气森森的笑声,变成个低沉浑厚的声音。

    “是谁,允许你高高在上,审判他人?”

    这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又夹杂着抹深深的怨毒与不忿。

    轰隆隆!!!

    整个大地开始颤抖。

    陆云的身后,那座‘大致圣魔尊’之墓,缓缓的裂开,条长达百丈的白骨巨手,从仙墓的裂痕出伸出来。

    “不好!这个墓主……”

    陆云猛地回头,“我用语言打击将臣邪的道心,想要破了他的尸王之身,没想到竟然引起墓那个老家伙的共鸣!”

    陆云睁开幽瞳,看向那只骨手。

    “不灭真灵!”

    “这尊大致圣魔尊好大的怨气!看来他生前也是无法承受内心的拷问,被人碾碎道心而亡!”

    陆云的脸色阴晴不定。

    大致圣魔尊的骨臂拼命的挣扎着,想要从古墓脱身而出,但是那座古墓之前,书写着‘大致圣魔尊之墓’的墓碑上,却是散发出蒙蒙的光晕,将那只骨臂禁锢。

    但是这座足有十几丈高下的墓碑之上的裂纹却是越来越大,这座墓碑似乎随时都会破碎。

    在盗墓者的眼,墓碑又是生死碑,界碑,界门,墓碑的这边是生者的世界,另边则是亡者的寝宫。

    墓碑旦立下,便是阴阳相隔,生死相诀,生者不可越雷池步,亡者同样不可踏出古墓。

    盗墓者刨坟掘墓,从来都是挖条盗洞,从墓穴的侧边进入墓,却极少有人敢从正面强行破入古墓,那便是因为怕破坏古墓的墓碑,将墓碑之下的亡者释放到人间。

    般来说,盗墓贼的阳寿极短,大多不得善终,便是常年行走于亡者世界,被亡者诅咒。

    眼下,这座墓所葬着的大致圣魔尊的怨念太强,竟然形成了传说的不灭真灵。

    身已死,魂已灭,但真灵犹存,不朽不灭。

    不灭真灵是死灵的种,其充斥着亡者生前的切记忆与怨恨,带着复仇的执念存在于世。

    方才陆云打击将臣邪道心的话,引起不灭真灵的共鸣,瞬间,这尊原本就死的极其不甘,带着无尽怨念的魔尊,便复苏了不灭真灵,试图从古墓破土而出。

    “不好,在这样下去,它就真的出来了。”

    陆云看着他面前已经心灰意冷的将臣邪,“出来就出来吧,反正这里是片鬼域,亡者的世界,它出来与否都没有什么关系……”

    稍稍的迟疑了下,陆云闪身,把拉过还在呆立的小道姑与星魔教圣女,直接施展天涯行,瞬间便消失在这里。

    陆云知道,那个大致圣魔尊可以突破墓碑的界定,从古墓挣脱出来,除了它本身的怨念与执念太强之外,还是因为这片世界,本身就是与古墓等同的世界。

    若是到了外界,哪怕是大致圣魔尊的怨念再强大百倍,都休想突破墓碑的界定,跑到仙界去。

    ……

    轰——

    轰——

    轰——

    古墓疯狂的震颤,大地不断的碎裂,那块巨大的墓碑,也开始碎裂开来。

    突然间,又是只大手,从古墓的裂缝伸出,直接将这片大地撕裂。

    具破破烂烂的尸体从大地之下钻了出来。

    它的身躯已经腐烂,森白的骨骼之上挂着腐烂的筋肉,看上谁异常狰狞恐怖。

    点不灭真灵,在它的头颅之缓缓的调动,散发出低沉,浑厚的声音。

    “将臣的后裔!”

    大致圣魔尊在爬出古墓的瞬间,便发出阵低沉的吼叫。

    将臣邪抬起头来,茫然的看向大致圣魔尊,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聚焦。

    三万年前,他没有选择踏上虚境之路,与那黑色长毛怪战,心便已经种下失败的种子,而现在,陆云以最直接的手段将他击败,那如同魔咒般的话语,更是将那颗失败的种子催生。

    将臣邪的道心,已经无限趋近于崩溃。

    大致圣魔尊的身躯高大,颗头颅便如同座房子那般大小,那绿油油的不灭真灵通过腐烂的眼眶,幽幽的盯着将臣邪。

    “将臣那个目光短浅的混账,险些糟蹋了颗魔种,竟然让你去修炼老僵尸的法……”

    “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大致圣魔尊的声音越来越大,最终在天地间回荡,振聋发聩。

    将臣邪的身躯震,猛地清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