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你要杀谁

作品:《仙墓

    515

    这是面大约十几丈高下的墓碑,其上不满了斑驳的裂纹,但依旧可以看到,墓碑之上,那几个血红色的大字。

    大致圣魔尊之墓。

    这几个大字,是远古仙界的字,似乎是用鲜血书写而成的,其上的血迹还在流淌,似乎隔了无数年的岁月,依旧没有风干。

    大致圣魔尊之墓前,小道姑与挽风的师妹,星魔教圣女面色紧张的看着前方,此刻这两人的面色苍白,显然受到不轻的伤势。

    在她们面前,是头头强大的僵尸,缓缓的逼迫而来。

    “将臣邪,在玄州的时候,被教主打的落荒而逃,现在却也只敢欺负我等女流之辈,你好不要脸!”

    星魔教圣女身黑色的罗裙,虽然只有十六七岁,但身材却异常成熟,凹凸有致,惹人遐想。

    此刻,她的手持着根碧绿色的竹杖,其上散发着熠熠的光华,让那些铺天盖地的僵尸不敢轻举妄动。

    将臣邪身黑色的袍子,他那苍白的脸颊在黑色的阴影时隐时现。

    他听到星魔教圣女提到陆云,那惨白的嘴唇勾勒出个邪恶的笑意。

    “既然陆云是星魔教的教主,而你是星魔教的圣女……那么我现在抓了你,将你炼制成战尸,也算是先收些利息。”

    “杀!”

    将臣邪声令下,那成百上千的僵尸瞬间蜂拥而上,直接将那绿竹杖之上的光壁破开。

    小道姑的嘴角还挂着血迹,她招手,卷剑图从她的手飞出,朝着周围扑杀而来的僵尸斩去。

    不过小道姑的剑图,与陆云的剑图相差太远。

    陆云的剑图上凝练了千零十口仙剑,随着他修为的增强,特别是在凝练出星辰化身之后,剑图之上的仙剑也越来越多。

    但是小道姑的这卷剑图之上,只凝练出三百六十五口仙剑,不过这三百六十五口仙剑却是暗合大周天之数,并且组成了个强横的剑阵。

    剑阵每次运转,便能将无数僵尸撕碎。

    在至尊榜之战的时候,小道姑的元神太弱,还无法拓印陆云的剑图神通。

    但是上次诸多虚境天才围攻玄州,那个时候小道姑的修为也达到返虚之境,在星辰施展剑图的时候,她趁机将这门神通拓印下来。

    不过小道姑的天赋终究还是不如陆云,她次性只能在卷剑图上凝练三百六十五口仙剑。

    此刻,小道姑释放出五卷剑图,密密麻麻的剑光如同雨点般,将方圆百丈的位置笼罩,无数的僵尸被这些仙剑撕成碎片。

    但是将臣邪手持着个破破烂烂的炼尸布袋,炼尸布袋,僵尸潮水般倾泻出来,越来越多。

    小道姑的身上已经沾满了血痕,她的身上本就有伤,此刻再次施展全力,身上的伤口瞬间崩裂开来。

    天魔教圣女手的竹杖,化作根竹笛,清冽的笛声带着种另类的蛊惑,朝着四面方散去。

    但是眼下,她的敌人都是无情的僵尸,根本就不受笛音的影响。

    “你……你快住手!”

    无穷无尽的僵尸,不断的冲击着小道姑的剑图,让她无法继续支持下去。

    “你敢伤我,我师尊不会放过你!”

    面对死亡的阴影,小道姑只能将自己的师尊搬出来。

    “你的师尊?”

    将臣邪怔,他手的炼尸布袋稍稍的慢了下来,但下方的僵尸却依旧在不断的狂攻。

    “上次在玄州,击退北海的那头老狮子的便是我师尊!”

    小道姑嘴角溢血,她的脸色都变得惨白。

    原本天空之上,那井然有序的剑图,也被无穷无尽的僵尸冲的七零落。

    将臣邪听到小道姑的话后,原本便惨白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那个女道姑,是你的师父?”

    将臣邪的脸色阴晴不定,“既然如此,我只能将你彻底抹灭杀了!”

    吼!

    下刻,在这大致圣魔尊之墓前,突然间出现了无数的白骨,那些白骨在出现之后,便在虚空飞速的聚合,逐渐的形成头骷髅巨兽。

    白骨巨兽身上的气息恐怖,直接就摧毁了小道姑的五卷剑图。

    小道姑口喷出口鲜血,她整个人都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墓碑之上。

    “无耻!!”

    星魔教圣女手的竹笛化作竹杖,她闪身,便来到小道姑的面前,竹杖挥舞之下,将那些扑咬过来的僵尸击退。

    “有本事与我单挑!你这样废物可怜虫,我只手打你十个!”

    星魔教圣女娇喝,她手的竹杖挥舞,化作漫天竹影,将那些僵尸击飞。

    这根竹杖强大,与挽风手的那根类似,普通的僵尸难以近身……但是面对那头恐怖的骷髅巨兽,星魔教圣女连同手的竹杖,却是太过渺小。

    “你说什么?”

    这刻,将臣邪的眼闪过两道森然的血光。

    可怜虫!

    这三个字,乃是将臣邪有生以来,受到的最大的耻辱!

    在玄州,被陆云击败,那是他此生第次失败……现在又听到星魔教圣女的话,将臣邪再也抑制不住心那汹涌的杀意。

    可怜虫这三个字,根本就是将臣邪道不可磨灭的伤痕,几乎化作心魔。

    轰隆!!!

    下刻,那头刚刚凝聚成形的骷髅巨兽轰然间解体,片巨大的白骨海洋凭空出现。

    “死,死,死!!!都给我死!!!”

    将臣邪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那片白骨海洋缭绕在他的身体周围,如同他身体的部分。

    将臣邪动,那白骨海洋便掀起道道白骨构成的惊涛骇浪。

    小道姑与星魔教圣女脸上被绝望充斥。

    “完了……这片白骨海洋,是九幽白骨火的载体……”

    星魔教圣女看着那片白骨海洋,吓的面无人色。

    这片白骨海洋,就算是果位仙人降临,都不定能破掉,其可是孕育着恐怖的九幽白骨火,果位仙人粘到,也要被烧死。

    “要与我单挑?好啊!”

    将臣邪脸上带着森森的鬼气,桀桀的怪笑道:“而今我白骨法大成,正要大开杀戒。今日先杀你们两个贱婢,来日再去玄州,斩杀陆云!!”

    轰——

    将臣邪身边的白骨海洋,化作道巨大的漩涡。

    点森白的火焰,在漩涡的央缓缓的燃烧起来,仔细看去,白骨海洋的那些白骨,已经化作头头的骷髅兽,张牙舞爪的嘶吼着。

    顷刻之间,那片巨大的白骨海洋,便将小道姑与星魔教圣女,以及她们身后那座大致圣魔尊的仙墓笼罩。

    “你要杀谁?”

    就在这时,个森然的声音,在将臣邪的耳畔响起。

    “陆云!!!”

    再度听到那个如同梦魇般的声音,将臣邪情不自禁的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