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底蕴

作品:《仙墓

    488

    炼尸布袋爆开,具具的僵尸,从半空落下。

    这些僵尸,或者已经成型,或者还是半尸半人的状态。

    陆云的瞳孔微微的缩了缩,他在这些僵尸,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

    至尊擂台上,至尊界不少天才,都被收入这里。

    不过周围的仙人却都已经麻木了。

    在这段时间,炼尸门疯狂的屠杀着仙界的天才,已经引发众怒,现在仙界第魔道并非是星魔教,而是炼尸门。

    ……

    “竟然毁掉我的至宝!”

    将臣邪的面庞扭曲,炼尸布袋是重器,而他的炼尸布袋,更是件超品仙器,远远超过其他的炼尸布袋。

    这种炼尸布袋,整个炼尸门也难以找出第二剑。

    “你是紫陵剑的这代剑主!”

    忽然间,将臣邪注意到陆云手,那散发着妖异紫芒的紫陵剑。

    “原来你的切,都是与紫陵剑交易而来……迟早是个死人,没必要与你相争!”

    见到紫陵剑之后,将臣邪改变了主意,他不愿意和陆云单打独斗了。

    炼尸门的传承特殊,自然有关于紫陵剑的记载。

    这是柄邪剑,持紫陵剑者,必然夺目于世,拥有极高的成就,达到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就。

    但同样,紫陵剑主的下场也是及其凄惨,在紫陵剑主达到巅峰的那刻,便是他们的死期,成为紫陵剑的祭品,被这口妖异的剑……吃掉!

    在将臣邪的眼,陆云注定是个死人,他完全没有必要与陆云争个你死我活。

    更为重要的是,在将臣邪的眼,借助紫陵剑这种外物获得的成就,已经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了。

    手持紫陵剑,就算是头猪,都可以成为仙界的霸主。

    但也只是流星,闪而逝。

    “滚!!!”

    见到陆云持剑冲来,将臣邪冷笑声,他的手挥,三白六十五杆阵旗落下,瞬间布置成座炼尸大阵,恐怖的巨力爆发,直接将陆云震退。

    下刻……虚空当,尸气滚滚,将整个玄州城笼罩。

    将臣邪要将整个玄州城,所有的生灵统统炼制成僵尸!

    “不好!”

    方阳族的那个青年见状,惊怒的大叫:“这是炼尸门最强的炼尸大阵,他要阵炼玄州城,将我们统统炼制成僵尸!!!”

    炼尸门,永远也不会拥有真正的同盟。

    凡是敢将背后交给他们的人……已经统统变成了他们身边的战尸。

    在炼尸门弟子的眼,战尸,才是他们真正的伙伴。

    “破阵!!”

    这刻,九王,三十六皇也顾不得杀人,围攻朱颜和月笼莎了。

    他们瞬间联手,想要冲开那笼罩玄州城的炼尸大阵。

    但是这座炼尸大阵,乃是整个炼尸门最强的座阵法,别说是被困在阵法的他们,就算是阵法之外的陆云,时间也有些无可奈何。

    哗啦啦!!

    就在这时,半空当,陡然间传出阵水波之声。

    继而,黑色的水元,与洁白的云霞缓缓的腾空,将整个玄州城覆盖。

    炼尸大阵的尸气直接被这些水元与云霞逼退开去。

    个身穿着古旧的白色袍子,赤.裸着双足少女,从虚空缓缓的走下。

    她的双眼,泛着点淡淡的血芒。

    她的身边,还缭绕着十杆泛着猩红色光芒的黑色大旗,那无尽的水元与洁白的云霞,便是从这十杆大旗散逸出来的。

    蝶兮!

    尸王蝶兮。

    此刻,蝶兮耳朵实力已经达到至仙极致,只要她愿意,随时可以遁入虚空,采摘罗天道果,成就果位之境。

    而她手的这十杆泛着血光的黑色大旗,是十具恐怖的僵尸,已经被她降服。

    天水云界旗,这是远古仙庭,排行前十的防御至宝。

    别说是炼尸大阵的尸气,就算是先天法宝的攻击,都难以破开它们的防御。

    十杆天水云界旗已经被炼尸门炼制成僵尸,蝶兮在得到它们之后,陆云又以地狱的力量将它们淬炼,让它们变得更加纯粹。

    蝶兮是尸王,以尸王之力,十分轻易的便降服了这十杆僵尸旗。

    ……

    “是我炼尸门的天水云界旗!”

    将臣邪的脸色有些难看。

    天水云界旗本是炼尸门的至宝,远古战之后,被炼尸门的前辈得到,将其炼制成僵尸旗,让炼尸门弟子能够得心应手的使用。

    却没想到,今日竟然有人以这十杆僵尸旗,挡住了炼尸大阵。

    “是那头尸王!金何忆那个蠢物,当初就是在打这具尸王的主意!”

    此刻,将臣邪遁入炼尸大阵,任凭阵法内外的仙人和修仙者如何攻击,都无法破开这座顶级的炼尸大阵。

    将臣邪看向蝶兮,眼也流露出抹深深的渴望。

    “将臣邪!你真的不愿意与我再战吗?”

    陆云的两条眉毛微皱,他朝着阵法的将臣邪,大声的喝问道。

    “区区口邪剑的傀儡,没有资格与我战。”

    将臣邪冷笑。

    下刻,他的双手掐动出个特殊的结印,蝶兮身边的十杆天水云界旗开始颤抖,似乎要脱离蝶兮的掌控。

    蝶兮的脸色变,她的双眸,血光更胜。

    这十杆僵尸旗,乃是炼尸门演化出来的,将臣邪作为炼尸门的绝顶妖孽,自然有方法收回。

    蝶兮的脸色渐渐变得惨白,她的双眸,流出道淡淡的血痕。

    “既然如此,那么就如你所愿。”

    忽地,陆云将紫陵剑收起,他不再攻击炼尸大阵,而是立在虚空,淡淡的说道:“既然你以佐道之术阵炼玄州城,那么我就同样以佐道破你的阵法!”

    “要用战争仙器吗?”

    将臣邪冷笑:“战争仙器固然可以破开我的炼尸大阵,但是……城的所有人,同样也会化作飞灰,与炼尸大阵起陨灭。”

    “战争仙器?你太小看我陆云了……难道所有人都以为,我玄州只有战争仙器吗?”

    陆云情不自禁的放声大笑:“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让你们看看,我玄州的真正底蕴!”

    “起!!!”

    突然间,陆云爆吼声。

    他与白骨巨兽纠缠在起的剑气苍龙,轰然间解体,剑浮屠炸开,化作漫天的剑气。

    近在咫尺的白骨巨兽,瞬间被那道道恐怖的剑气撕成碎片。

    继而……

    轰!!!!

    整个玄州都颤抖了下。

    似乎是座巨大的山峰,正在拔地而起。

    ……

    “那是……传承宝塔!!!陆云竟然引动了传承宝塔!!!”

    玄州城外,正在观战的那些果位仙人,不禁骇然的大叫。

    他们对远古浮屠天王的传承宝塔志在必得……而现在,他们却看到,陆云竟然将这座远古天王的传承之物,引动开来!

    剑浮屠,化作道道无形的剑光,遁入玄州,与传承宝塔融为体。

    继而,传承宝塔化作万丈高下,冲霄而起,瞬间将将臣邪的炼尸大阵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