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无暇的仙道神通

作品:《仙墓

    478

    方阳族的青年全身上下被金灿灿的光霞笼罩。

    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轮烈日般璀璨夺目,杆金色长戟出现在他的手,直指卿寒。

    “接下我三招不死,我便告诉你我的名字。”

    方阳族青年的嘴角微微的上扬,脸上闪过抹浓重的不屑。

    卿寒微微的点头,不置可否。

    她就这样站在原地,身上也没有散发出任何气势。

    ……

    “正好,可以借着那方阳族人,试探下眼前的卿寒,究竟是否是天命城的两根搅屎棍!”

    玄州之外,些观战的巨头暗传音。

    玄州的两根搅屎棍,男女……有人便怀疑其人是卿寒或者陆云,但是没有证据而已。

    “也许……这个卿寒便是那个卿语!”

    忽然间,有人说道。

    这人自然是东林世家的强者,现在东林世家族地被毁,东林更被赵风扬剑斩杀……东林世家在仙界的地位落千丈。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东林世家的许多顶尖强者,比如玄天果位巅峰的强者依旧存在,他们在仙界的地位依旧举足轻重。

    “那卿语是星辰体质,与卿寒的年龄相仿……也许,卿族有人为了破坏我东林世家的大事,故意将那卿语变成卿寒,掩人耳目!”

    “上次在天命城,那个卿语跟班的表现,已经说明切!”

    听到这番话,所有人都面露异色。

    上次在天命城,所有人都以为卿语是男人……结果她突然变成女人。

    既然卿语可以变成个女人……那么卿寒为什么就不能变成卿语呢?

    如果卿语是卿寒,那个卿语跟班的是陆云的话,那么切就都解释清楚了。

    既然他们可以将自己伪装成别人,又为什么不能将别人伪装成自己呢?

    刹那间,这种情绪开始在每个的心头缭绕。

    “不过这也只是猜测。”

    个果位仙人沉声说道:“此事事关重大,卿寒是否是卿语,必须要确保无误。现在那玄州背后,还有几人支持。除却那星魔教不谈,东海妖庭和图山阁都与玄州暧昧不清,若是没有证据的话,我们对玄州动手,恐怕会遭到这两大势力的抵制。”

    东海妖庭和图山阁,个占据富饶的东海,个为仙界排行前三的巨型商会,影响的可不是天地,而是整个仙界。

    若是他们力挺玄州,恐怕多数人都不敢对玄州出手……影响太大了。

    但若是陆云和卿寒是那两根搅屎棍的话,别说是图山阁和东海妖庭,就算是九天天帝重出,都不敢阻止。

    上次赵风扬灭杀东林,还是因为东林打伤天命城主,天命城主是赵风扬的师尊,于情于理,谁也找不出毛病来。

    除此之外……谁敢保卿语和那跟班的,谁就是公敌。

    破坏至尊榜之战,对仙界各大天才剥皮拆骨,这个罪名实在太大了……简直就是仙界公敌。

    “现在就看那卿寒与方阳族这个青年交手的情况了。”

    尊玄天果位说道:“这个方阳族的实力很强,在那三十六皇排行靠前,卿寒与他交手,必然会动用全力。从交手间,我们便可以推断出,他究竟是谁了。”

    东林世家的果位仙人已经认定,卿寒就是卿语。

    当然,那东林太皇是不敢现身的。

    现在‘卿语跟班’对他的千亿悬赏依旧还在,虽然许多人面对那两个搅屎棍子同仇敌忾,但千亿上品仙晶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若是东林太皇敢现身,说不定就会被哪个混元果位顺手宰了。

    ……

    卿寒朝着方阳族的那个青年勾了勾手指。

    “找死!”

    见到卿寒这般轻蔑的表现,方阳族的这个青年怒笑。

    他手的长戟猛地爆发出团绚烂的光霞,他没有任何留手,招直劈,重重的朝着卿寒当头砸下。

    这个方阳族的青年并不想试探,也并不想留手,只想击将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击毙。

    这招的声势太大了,方圆千丈的范围,都化作了片金色的汪洋,脚下的土地,与周围的元气都开始蒸发。

    “这远古的仙道神通,不是修仙者的手段!”

    许多仙人失声叫道。

    方阳族的青年,用的既不是修仙者的神通,也不是现在的仙道神通。

    远古仙道昌盛,神通无暇……威力远胜今朝。

    上次在至尊擂台上,方阳族的青年本应该大杀四方,举夺魁……但是却遇到卿语,直接以三位仙道开创者的神通引动至尊擂台的力量,被克制的死死的,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力量。

    但是这刻,失去了切的束缚之后,方阳手持远古仙器,尽情的施展远古仙道神通,他的力量已经达到个前所未有的巅峰。

    在所有人看来,在这恐怖的远古神通面前,卿寒便如同只蝼蚁般脆弱不堪,就算她是大道之花下的少年道尊,也是不堪击。

    轰——

    烈日落下。

    恐怖的光焰朝着四面方飞散。除了十王与其余三十五皇之外,其余人全部四散逃开,甚至修为稍弱者,直接在这恐怖的光焰之下,化作飞灰。

    太霸道了。

    方阳族的这个青年,根本就未将其他人放在眼,只将他们视作蝼蚁,并未将他们的生死放在眼。

    就算是玄州之外,许多观战的仙人,在这刻也都别过头去。

    “无暇的远古仙道神通……可惜这是血脉神通,只有拥有方阳王族的血脉,才能修炼!”

    些果位仙人已经看穿这门神通的虚实,不禁怅然若失。

    若非如此,他们不介意偷学过来。

    “能承受住仙禁,而保留下来的神通,恐怕也唯有这样的血脉神通了吧。”

    这些果位仙人微微的摇头。

    “不过那卿寒……无论他是谁都不重要了,因为他死定了,无暇的仙道神通出,绝对横扫同级。若是那至尊榜之战能够圆满结束,恐怕这个方阳王族的俊杰,将会位列至尊榜第,成为第至尊。”

    有人开始拍方阳族的马屁,毕竟,那是远古王族,九天天帝不出,这样的王族,绝对是无敌的。

    “那也不见得!仙界之大,天才如过江之鲫,无暇的仙道神通虽强,但也不是唯的,十王,其余三十五皇,未必就比方阳族的人弱!”

    当然也有人不服。

    但是对于这战,他们的观点是致的。

    卿寒死定了。

    ……

    “哼,不自量力。”

    方阳族的青年脸上流露出抹不屑的笑,“陆云,该你了。”

    他朝着近在咫尺的玄州城,轻轻的说道。

    “哎……你不是说三招吗?还有两招,出招吧。”

    突然间,个略显无奈的声音传出:“三招不够的话,我可以再让你十招……还不够的话,就让你百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