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星辰

作品:《仙墓

    475

    人道时代的理念,陆云并不排斥,甚至作为个从地球轮回到仙界的现代人,他觉得那些都是理所当然的。

    但陆云反感的是,有人将这些东西,强行灌入到他的脑海,强行改变他的意志。

    就是现在齐海所做的。

    而且……陆云通过苏笑笑的记忆,得知了件事情,也正是那件事情,让陆云在见到齐海之前,便先入为主的对他产生了些不好的印象。

    苏笑笑被称为毒医,她的墓又形成了玉环珠的格局,或者是仙界的圣人,拯救苍生,或者是个至凶至恶之徒。归根结底,就是因为齐海。

    苏笑笑毒杀了几个大世界的全部生灵……因为那些生灵了尸毒,化作僵尸,这切的幕后黑手,便是齐海。

    齐海进入地狱之后,直坐在龙宫之,苏笑笑虽然也去见过他,但却并没有对齐海表现出什么亲昵态度。

    反倒齐海对苏笑笑格外的关注。

    ……

    此刻,齐海听到陆云的话,他的残魂开始颤抖,但终究没有开口反驳。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老老实实的待在龙宫里,什么也别做……要么就去你该去的地方。”

    说话之间,陆云开始动手炼制魂衣与身外化身。

    齐海叹了口气,他转身,便消失不见了。齐海并没有回地狱,而是去了他该去的地方。

    陆云抬起头来,看向齐海离去的方向,眼闪过抹寒芒。若是齐海真的执意要和陆云为敌,那么陆云也不介意将他继续轮回。

    在齐海离去的那刻,地狱的九龙抬棺,九头凰棺,九麟拜棺三口巨棺之上,齐齐绽放出道微不可查的涟漪,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揭开。

    地狱也变得更加清晰。

    ……

    轰——

    整个古仙墓,都被那恐怖的血光笼罩。

    陆云的身躯悬浮在半空,他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渗透出殷红的血液,将整个古仙墓染红。

    巫族很凶残。

    对他族狠,对自己更狠。

    巫族炼制身外化身,用的是自身的血液,唯有以自己的血液来孕养身外化身,才能够让身外化身与自身达到完美的致,与自身般无二。

    原本,这样的方法并不是炼制身外化身,而是巫族大能,为自己炼制新的身躯所用的方法。

    但是巫族终究没有达到造物的境界,无法创造出真正的身体,只能退而求其次,将这种方法演化为炼制身外化身。

    巫族的身外化身之法是最强的,哪怕是当初人道时代的身外化身,都不如巫族。

    九阴断魂木已经变成血样的红色,从棵大树的模样,渐渐的变成了人形。

    乌月巫王的残魂早已被陆云炼制成魂衣,带着陆云的部分元神入住到九阴断魂木。

    瞬息之间,股恐怖的魂断之力从九阴断魂木传出,直冲陆云的识海。

    “这就是魂断之力?”

    陆云的眼闪过抹痛苦,这股力量作用在陆云的魂魄之上,似乎要将他的魂魄撕裂,碾碎。

    “九阴断魂木里的魂断之力究竟是什么!”

    陆云疼的脸色发白,他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要被这魂断之力扯断。

    在这恐怖的疼痛,陆云想到了个可能。

    “人道时代之后,生灵没有有魂魄,无真灵……莫非就是被某些东西,这样扯断的?”

    陆云的双眼,迸射出了两道黑色的地狱之火,但是在地狱之火的焚烧之下,但却依旧无法奈何这恐怖的魂断之力。

    这是种奇异的力量,就算是地狱之火都无法将其焚烧。

    到了这个时候,生死天书也退居到旁,似乎这切,都只能让陆云自己去抗!

    那剧烈的痛苦如同潮水般,不断的轰击着陆云的意志。在巫族时代,这恐怖的魂断之力,便唯有巫族的巫王才能承受。

    陆云静静的立在原地没有动弹,他歪着脑袋,仔仔细细的品味着这从灵魂深处散逸出来的痛苦。

    这样的痛苦,是陆云无法承受的……但是陆云却是承受了比这种痛苦更为深刻的东西。

    生死!

    陆云来到仙界之前便已经死了,死在生死天书之前……生死天书带着陆云尚未消散的魂魄,轮回到了仙界。

    这切,都真真切切的烙印在陆云脑海,生死之间的那刹那,犹如种大药,不断的滋养着陆云的意志。

    这与齐海不同。

    齐海的轮回虽然借助了轮回的力量,但那本质上却是种夺舍,种寄生的行为,汲取宿主的魂魄之力,滋养他的真灵。

    齐海没有经历过生死,他的真灵在宿主陨落之前,便离去,寻找下个宿主,直到远古仙界,齐海的真灵才渐渐的觉醒,与那个时候的神魂融为体,成为齐海。

    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经历生死。

    生死之间有大药。

    陆云吞噬过这种大药。

    能够让人经历次生死,保留生死之间的记忆的,唯有生死天书这样的宝物。

    当然,生死之间的大药,更多的是绝望。

    现在,魂断之力激,这生死之间的大药,连同那种绝望的恐惧,也弥漫在陆云的心头。

    此刻,陆云所经历的,面是魂断之力那恐怖的剧痛,另外面则是生死之间那绝望的恐惧……

    陆云则是站在根独木桥上,稍有不慎,就会跌落到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但也正是这样,魂断之力与生死之间的大药,形成了个微妙的平衡,陆云的魂魄则是在这个微妙的平衡间,缓步前行。

    陆云睁开眼睛,他的神色已经恢复平静。

    他的双手之上,结印翻飞,道道的血光开始收缩,融入到眼前的九阴断魂木。

    “炼制个新的身躯……副身外化身?那又有什么用呢?要炼,就炼最强的!”

    陆云的双眸之,迸射出两道火焰。

    陆云的手法猛然间发生变化,只手,炼制身外化身,另外只手……引动地狱之火,炼器!

    没错,在生死天书的作用之下,陆云分心二用,手炼身,手炼器!……

    过了不知道多久,漫天的血光收,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少年,出现在陆云的面前。

    卿语跟班。

    那个曾经祸乱至尊榜之战,被称作仙界搅屎棍的人,终于真正的出现在这个世上。

    “若非你是我的化身,就算是我睁开幽瞳,都看不穿你的虚实。这巫族的魂衣之术,简直神乎其神。”

    陆云看着眼前的‘卿语跟班’,脸上流露出抹骇然。

    幽瞳可以看穿生死,而进化过次的幽瞳,更是多了许多神异的能力,但却依旧看不穿这具身体的虚实。

    “从现在开始,你姓星,名为星……”

    陆云想了想:“就叫星辰吧,太古星巫族的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