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巫法

作品:《仙墓

    443

    卿寒遇到小道姑的时候,她正在被人追杀。

    陆云猎杀强者,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当即也有不少人开始追杀与陆云有关的人。

    卿寒,小道姑,银月狼王,银背大猩猩都在此列。

    卿寒的实力极强,绝不在陆云之下,她出手之下,便灭杀了追杀小道姑的那个强者,将小道姑解救下来。

    此刻的小道姑,也是窥虚境,但是在这至尊擂台上,却并不显眼。

    虚境出现的时间并不长,除了被大道之花洗礼过的第批虚境修士之外,没有人拥有虚境功法,也无法继续修炼下去。

    但是在这里,修仙者突破境界,却并不需要虚境功法,仙道力量加持之下,自然而然的便突破了境界。

    可以说,这次至尊榜之战的真正用意,是给仙界的这些虚境苗裔浇水,让虚境从颗小树苗,长成棵大树,真正的在仙界扎根下去。

    ……

    轰!!

    声巨响之后,袁通那庞大的身躯横飞,口喷出口鲜血。

    它所面对的,是头黑色的玄龟,龙头龟身,条修长的巨尾上生着狰狞的骨刺。

    “我认得你!”

    袁通的口发出声长啸:“你是曾经北海妖宫的龟元帅!你竟然自斩修为,来参加至尊榜!”

    龟元帅!

    北海解散,化作悬空岛圣地之后,龟元帅便消失不见,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却没想到在这里出现。

    龟元帅本是至仙,而现在,它的修为是返虚境。

    道黑色的波光闪过,个身穿黑色长衫,形貌有些佝偻矮胖的年男子出现。

    “没想到竟然被你认出来了。”

    龟元帅的脸上带着抹阴冷,“妖宫已经解散,妖帝成了他人走狗……龟元帅也已经成为过去!”

    龟元帅的皮肤渐渐的石化,他看着袁通,字顿的说道:“我叫丁磊,石龟族第天才!”

    轰!

    说话之间,丁磊出手。

    他的条手臂化作只巨大的龟足,朝着袁通压了下去。

    “吼!!!”

    袁通咆哮。

    它抬起双臂,朝着丁磊的龟足迎了上去。

    但是现在的丁磊,已经是返虚境期修为,而袁通不过窥虚境巅峰,两者的差距,何止是天地之差。

    嘭!!!

    袁通的身躯再次横飞,它的双臂无力的瘫软下去,全身上下的骨骼寸寸碎裂。

    “看来朱厌的血统也没有多么高贵。”

    丁磊再次的化作妖形,头高大十丈的巨龟。它步步的走向袁通,脸上带着抹森然的笑意。

    但就在这时,丁磊那巨大的脑袋猛地缩,锁紧了龟壳之。道银白色的月光从天而降,重重的轰在丁磊的龟壳之上。

    银炽是少女的模样,并未化作本体。

    当时苍银说的很清楚,妖形有缺,唯有化作人形,才可以真正的看清天地,看清天地间的法则与动律。

    人形才是最佳的修炼形态。

    此刻,银炽的身边,飞舞着三道流光,隐约之间,却是三轮银色的弯月。

    “你没事吧。”

    银炽看向袁通,开口问道。

    银炽与袁通的私交不错,袁通在族受到排挤,所幸得到银炽的帮助,才能活到今日。

    “狼王快走!你不是它的对手!”

    袁通见到银炽到来,大惊失色。

    袁通已经返租,激活了体内的朱厌血脉,实力成倍增长,但依旧被丁磊招击溃,震碎全身骨骼。

    现在的银炽虽然比袁通强大,但也绝对做不到这点。

    “狼王,你别管我,快走!”

    见到银炽无动于衷,依旧立在它的身前,袁通有些着急了。

    “原来是个小娘皮,正嫌这至尊擂台上无聊,来个小娘皮解闷也好。”

    丁磊哈哈大笑。

    随后它开口,声巨吼从它的口传出,化作道巨大的声波,朝着银炽轰了过来。

    这是石龟族的天赋神通。

    “去!”

    银炽轻斥。

    她屈指弹,三道银色月光猛地化作三道巨大的光刃,迎向那恐怖的声波。

    下刻,三道月刃被接连击溃,银炽闷哼声,七窍身处血痕。

    丁磊巨吼之后,又弹出前足,朝着银炽抓了过去。

    唰!

    突然间,道剑气从天而降,重重的劈在丁磊的前足之上。

    “啊!!”

    丁磊惨叫,它那巨大的龟足被这道剑气直接斩断。

    三道人影,从天而降。

    “怎么可能!”

    下刻,丁磊的两只眼睛瞪圆了,它满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三人……手的剑!

    在这至尊擂台上,修仙者无法使用任何飞剑法宝,就算是想要布阵,想要绘制符箓,都无法做到。

    而飞剑法宝之类,更是直接隔绝了去。

    但是眼前这三人,竟然手持飞剑,方才它的只前足,正是被那锋利的剑气斩断。

    “大人!”

    “主公!”

    银炽和袁通见到陆云三人到来,稍稍的松了口气。

    “你们的飞剑,是从何处得来的!”

    丁磊那两只巨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陆云三人,字顿的问道。

    “不对,你们手上的飞剑不是灵器,也不是仙器……是什么东西!”

    下刻,丁磊发现了那三口飞剑的异样。

    “马上你就会知道了。”

    陆云笑,继而他出手,道巨大的剑光从他的手上爆发出来,丁磊吓的魂飞魄散,急忙将脑袋缩回龟壳。

    陆云剑劈在丁磊的龟壳上,迸射出道道的火星。

    ……

    “丁磊那只大王要倒霉了。”

    天命城,北海妖族冷笑。

    在北海妖族的眼,丁磊无疑是个叛徒,上次北海妖宫失守,丁磊第个逃走。

    到了北宫玄归入朱厌麾下,组建妖族圣地的时候,丁磊这尊掌控了北海大部分资源的龟元帅,更是不见踪影。

    现在丁磊现身,北海妖族对它自然没有任何好感。

    “对,那只大王马上就会知道,卿语三人手里的剑,是从哪里来的了。”

    丁磊不知道陆云手的剑是从何处来的,但是天命城的仙人,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

    轰!

    轰!

    轰!

    巨大的轰鸣之声响彻至尊擂台。

    陆云已经跳上丁磊的后背之上,朝着它那无比沉重的龟壳,拳拳的轰去。

    周围潜伏的不少修仙者咋舌,根本就不敢现身出来。

    在陆云轰出上百拳之后,将丁磊活生生的震晕过去。

    “巫族之道,以生灵血魂骨肉为器,确实是有伤天和……但是在这里,反正身体都是命符所化,有伤天和就有上天和吧。”

    陆云轻笑。

    然后,个异常血腥的场面发生了。

    陆云竟然将丁磊的龟壳,生生的扒了下来!

    巫法!巫器!

    在这至尊擂台上,陆云使用的神通,并非是现在的仙道神通,而是巫道时代的巫法神通!

    巫道也是仙道之下的脉,所以并不受到仙道意志的排斥,但是当初的巫道,又与仙道不同,另辟蹊径,所以巫道神通施展开来的波动,是修仙者无法觉察到的。

    所以陆云才会在这里横行无忌,偷袭之下,极少有人能够躲过。

    陆云,卿寒,小道姑手的飞剑,也是陆云动用巫法,炼制而成的巫器!

    现在的仙道意志,还无法影响到太古巫道。

    不过炼制巫器的过程却是异常血腥与残忍,因为修仙者旦陨落,他们的身躯就会化作飞灰散去,不会留下半点痕迹。

    所以,陆云只能将他们打晕,或者制伏,然后……拆骨扒皮!

    丁磊被疼醒了,它那凄惨的叫声回荡在整个擂台之上,让人不寒而栗。

    “干的漂亮!如丁磊这等叛徒,理当受此剥皮拆骨之刑!”

    北海妖族快意的大笑。

    “那是巫族的手段,巫族已经重现人间了吗?”

    不少人看到陆云的炼器手法,有些不寒而栗。

    关于巫族的记载与传说,从未断绝过,最为出名的便是巫族的尸棺!

    陆云将丁磊的龟壳炼制成面巨盾,又将它的脊骨炼制成根大棒,交给袁通。

    而后,陆云才脚将丁磊淘汰出局。

    “谢主公!”

    袁通的身本事,都在它的大铁棍上,现在不能使用仙器法宝,它的实力也折损了三成以上。

    “走,该去猎王了!”

    陆云转身,看向擂台之上的修仙者,脸上流露出抹冷笑。

    “凡是修为进入洞虚境者,你们还是自己兵解离开这里吧。”

    陆云的身躯悬浮在半空,“说不定我看到了谁的身躯适合炼制巫器,便又会忍不住手痒。”

    他的声音不加掩饰,滚滚的传递开去,让无数修仙者胆寒。

    噗!

    个妖族修仙者自爆,思维回归本体。

    啪!

    他回去的刹那间,便被他的长辈巴掌抽在脸上。

    “你个白痴!那人只针对洞虚境之上,你个窥虚境的小家伙逃回来作甚!”

    这个妖族修仙者微微的呆了呆,欲哭无泪。

    “我和跟班的分头去杀人,你们三个在起应该有自保之力了。实在不行,你们就回去吧?”

    卿寒看着小道姑,在她的眼睛深处,却是存在着抹警惕。

    这小丫头时时刻刻以陆云道侣自居,若是被她知道陆云就在她的眼前,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你们只管去!嗯……这样吧,这次至尊榜第,让我来做怎样?”

    小道姑笑嘻嘻的说道。

    卿寒抚了抚额头,她无奈的看了眼陆云,陆云则是摊了摊手。